書趣閣_筆趣閣 > 妃謀天下:浴火歸來 >第二百六十二章 籍籍無名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六十二章 籍籍無名

    那人道,“雜家也是聽薛意之的一名同鄉說的,先前亦是不信,可后來聽聞漱林苑的夫子道,皇上將薛意之的名字添在了這會試的名單上……”

    謝子衿陷入沉思,不由喃喃出聲。

    “怎會如此?先前若是不曾見過他的本事,這虛名說是吹捧出來的倒也不為過,可中秋詩詞大會上,他確乎是卓越的很,又怎么會連鄉試都不過呢?”

    那人見謝子衿對這事兒感興趣起來,有幾分受寵若驚道,“雜家聽說,鄉試時那考官也不知是那個旮沓里出的。”

    “竟是連薛意之都不認得,收了當地財主的銀子,便把薛意之給篩了下去。”

    “皇上由于牽掛的很,知曉薛意之未能通過鄉試,亦是稀奇的很,命人徹查了此事。”

    “大梁律法歷來對科舉作弊之事絕不姑息,那老頭兒現如今不但被罷了官,流放去了西北之地,就連家人也受到了懲罰。”

    謝子衿唏噓不已,文縐縐道,“真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得道犯錯,雞犬同連。”

    那人忙不迭夸道,“謝大人此言甚有道理。”

    謝子衿思起往日之事,恭親王沈懷瑾為了對付北國燕王,允許她私下里招兵買馬,因此她去屠龍寨訓練兵馬,也因此結交了阿泉和阿菁。

    可阿泉和阿菁是對苦命鴛鴦,沒幾天他們就跑了。

    她立馬想起今日來此處的目的,見氣氛已至,便道,“林大人近些時日忙于公務,便令我在此處督查。不知這會試的考生名單,現于何處?”

    她是想要看看阿泉在哪一間屋子考試,這樣便能夠在會試結束后尋到他。

    那人便將謝子衿領到一間朱色矮樓前,此處雖相較于考試院小了不少,但仍舊是氣派得很。

    她推開門,里頭纖塵不染,且用具是一應俱全。

    “此處平日里乃是辦公之地,夫子們過來都是歇在此處的;春闈秋試,便作考官歇息與辦公的去處。”

    桌上攤著一張白紙,以黑字書著所有考生的名字。

    謝子衿掃了一眼,在中間瞧見了許素泉的名字,將在三樓最右的屋子參加考試。

    辰時,便陸陸續續有考生侯在門外,莫約過了半個時辰才由侍衛一個個驗明身份,根據張貼在漱林苑門口的紙,尋到自己的試場。

    謝子衿站在矮樓的最高處,仔仔細細地在人中尋了一遍,竟是未能夠發現阿泉。

    漱林苑之外,亦是聚集了無數的人,這其中,有人純粹是路過圖個新鮮的,也有不少送子女上京參加秋試的父母,自然是一律被侍衛攔在了門外。

    又過去半個時辰,便是秋試開始的時間。

    謝子衿的任務便是在秋試期間,于漱林苑一樓與三樓的走廊處來回晃悠,一旦發現有作弊行為的考生,當場予以懲治。

    鄉試魚龍混雜,不少由家中砸銀子送來的舉人,在考試期間抓耳撓腮,模樣委實令人忍俊不禁。

    待秋試開始,謝子衿便自一樓始,慢悠悠地晃蕩在走廊處,一間屋子一間屋子地查探。

    這一趟走下來,卻是發現了兩間空屋子的。

    這其中一間,不用多說,自然是薛意之的,另一件卻是引得謝子衿頗為震驚,

    居然是許素泉的。

    薛意之未到,也是情有可原,畢竟他入朝拜官乃是鐵板上釘釘子的事情,況且此人恃才傲物慣了,即便不來,于他而言,只會在他傳奇的人生上更添一筆。

    可阿泉未到,這情況便相當特殊了。

    謝子衿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卻是這時,方才領路那人走了進來,皺起眉頭,“方才有個書生在外頭鬧事。”

    謝子衿一聽,竟是豎起了耳朵,“書生?”

    “是啊謝大人。這書生叫許素泉,是幽州人。”那人灰白的面皮上略浮出幾分鄙夷,“薛意之不到乃是合情合理,可此人乃是籍籍無名之輩,誰人愿意給他特權?”

    謝子衿卻是此時正了顏色,這便是她要尋找的人,阿泉,“帶我去見他。”

    那人略有幾分吃驚,卻仍舊是當即應了下來,“是,雜家這就領您過去。”

    走到門口,只見那玉石大門上靠著一名狼狽不堪的書生,頭發臟亂,渾身上下更是臭不可聞,與謝子衿最后一次見他,乃是判若兩人。

    他似乎是被打了一頓,整個人奄奄一息。

    謝子衿疾步走過去,仔細檢查了一番,發現他尚有幾分生息,不由得對著身側之人沉下面色,“你喊人打了他?”

    那人微微有幾分不安地看向謝子衿,“此人胡言亂語,在外面吵嚷,雜家擔心他擾了這漱林苑的清凈,便讓人收拾了他一頓……”

    謝子衿沉了面色,“胡鬧!快喊人過來,將他送到附近的醫館好生安置!”

    那人有幾分不解,“大人,這窮書生本就壞了秋試的規矩,非但遲到,而且還……”

    謝子衿皺起眉頭,面色甚是難看,“你這是在違逆本官?”

    “雜家不敢,這就去喊人……”那人一溜煙兒進了大門,喚來幾人,又讓馬夫將此人送到附近的醫館。

    見謝子衿亦上了馬車,那人頗為震驚道,“大人,不若讓雜家去吧,您在此處還得監視試場呢。”

    謝子衿啐了一口到他面上,大怒道,“人都快沒了,還關心其余的作甚?若是讓陛下知曉你們這般草菅人命,定要拿你們是問!”

    那人嚇得瞬間撲通跪到地上,“大人息怒,雜家是見此人大呼小叫,才無奈出此下策,還望您大人有大量,繞過雜家這回!”

    謝子衿掀起車簾,對著外頭的馬夫道,“還愣著作甚?待人死透了才肯走?”

    那馬夫“欸”了一聲,一揮鞭子,馬兒宛若離弦之箭般飛射而出,帶起了一陣灰塵。

    那人見謝子衿不曾留下只言片語,又想起方才她那番話,不由得冷汗直冒,失魂落魄走了回去。

    到了醫館,阿泉已經全然暈了過去,謝子衿甩出一個金錠子到大夫懷中,“用藥甚么的都先不必問,一律按照最好的來,人活了才是最重要的。”

    那人見謝子衿一身緋衣,出手亦是如此闊綽,當即便跪道,“官人如此托囑,醫者自當盡心盡力。”
  http://www.pmcvcm.live/txt/102520/271422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