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撼龍訣 >第十七章 藍珠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十七章 藍珠

    李冰終于明白現在他所做的一切才是自己真正的心血,而一個個謎團的揭開,或將轟動整個史學界甚至將改寫唐代和夏商周的歷史。

    他默默地跟著舅回到他的書房。晚飯上,老吳取出一瓶沒有標簽的白酒,說:“咱老哥倆今天得好好整一瓶,這可是衡水老白干68度原漿。”

    舅卻似心事重重,說:“你們都不想看看盒子里有什么?”

    老吳說:“當然想打開,等著你發話么。”

    舅看看表說:“電話也該來了。”

    幾人放下筷子,來到舅的書房,圍坐在那部電話跟前,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房間里靜的出奇,窗外閑花落地悄無聲,電話突然滴滴滴地響起來,沒有來電號碼,舅接了一言不發,他嗯了幾聲,說:“好,知道了。”就掛了電話。

    幾個人都湊上前聽他要說什么,舅卻急急地穿了衣服說:“我現在就要進一趟山,老吳,你跟我去,小龍,小冰,你們等消息,具體我會發信息給你。”

    李冰說:“寶盒呢?打開嗎?”

    舅說:“你們舍了命帶回來,總得知道里邊是什么,打開吧。”

    老吳回房子取了寶盒,余小龍取了鑰匙。

    舅看著眼前的盒子說:“李冰,你來開。”李冰接過鑰匙,顫顫巍巍的插進去,一擰,啪一聲,鑰匙卻斷在里面。

    李冰拿著半截鑰匙說:“什么質量?假冒偽劣的吧。”而此時的盒子已有了縫隙,如裝了機關一樣,慢慢地打開了,一道幽幽的藍光從盒子里發散出來。

    待到盒子完全打開,里面是一顆如乒乓球般大小的珠子。

    李冰說:“夜明珠?”

    老吳說:“不像,這表面不是很光滑,倒像是個藍色的丸子?”

    舅說:“我得把它帶上山,讓神仙看看。老吳,咱們現在就出發。”

    他伸手去合那蓋子,卻怎么也掰不動。丸子的光芒漸漸暗淡下去,不一會就消失了。舅心里也有些緊張,不知出了什么變故,只得找了個小保險箱,連盒帶丸子全放進去,與老吳上了車,又把余小龍叫過來耳語了幾句,開著車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不多時,一輛黑色房車開了過來,高強度的探照大燈照亮了整個院墻,自動車門緩緩打開,斜坡弦梯放下,小古推著老劉走出來。

    一女子身著白色高開叉旗袍迎了出來,肉色絲襪仍難抵擋初春的寒冷。

    女子說:“先生,很抱歉,這里是私人會所,不對外的。您向前再開兩公里就是華清宮了,那里可以夜宿休息。”

    小古打開手電,直直地照在女子臉上,刺眼的光讓她不得不瞇了眼,用手擋了,說:“先生您這是干什么?”

    老劉打了個手勢,小古關了手電,老劉說:“我以前來過這里,你不知道?看來你是新來的?”

    女子說:“來這兒的都是提前電話預約好的。”

    老劉說:“預約?,好,好。吳懷安,你出來!”

    女子說:“吳先生他不在。”老劉正要說話,余小龍已聽得門外的叫喊聲急急地趕出來。他一邊套一件立領的黑色外套,一邊說:“劉爺,你怎么現在才來。快請進來坐。”

    老劉說:“好,進去慢慢說。”

    會客廳里,余小龍倒了茶,給老劉和他的隨從分別倒了,說:“整整等了你一天,你怎么現在才來?”

    老劉說:“我出去辦些事,你們招呼不打就走,還讓我女兒送你們,真是……”

    余小龍說:“城里這些天兇險,呆不得了,你也趕緊搬家吧。”

    老劉說:“你怎么知道我要搬家?是呀,把你們救出來,白白浪費我一座宅院。那可是鎖龍臺!遲早得被發現。”

    余小龍說:“真是要感謝你,是你跟你女兒救了我們一命。”

    老劉說:“得了,寶貝看也沒看一眼,這就是感謝?老吳呢?帶著寶貝跑了?”

    余小龍說:“此事非同小可,當然要慎重。老吳和教授上山了。”

    老劉說:“上山?盒子里到底裝的什么?”

    余小龍說:“一顆夜明珠。”

    老劉說:“夜明珠?費的著動這么大干戈,你們幾條命都差點搭進去,就為一顆珠子?”

    余小龍說:“你以為呢,這可不是一般的珠子,能跟慈禧含著的那顆媲美。”

    老劉說:“那也是走我的渠道往出賣呀,留著能干嘛?”

    余小龍說:“你想賣多少錢?這珠子賣多少錢都是虧!”

    老劉說:“可是……”

    余小龍給他續滿了茶,說:“說好的貨到手送到神仙那兒,你就是多看兩眼又能怎么樣,徒增煩惱而已。”

    老劉說:“好吧,不說這些了。我那宅子已經轉手,下回還得另尋安身之地。”

    余小龍說:“難為你了,你是不缺錢的,十輩子都花不完,我要是你,早就退出江湖好好享受去了。”

    老劉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退又怎么退得了?”

    余小龍從里間拿出那瓶老白干,說:“老吳特意給你留的,弟兄們一起喝兩杯。”

    老劉卻擺了手,笑笑說:“白跑一趟,我還得回去收拾收拾,準備搬家了。”

    余小龍說:“今晚真是不好意思,那就不留了。”送了他們出來。

    接下去的幾天,余小龍整日地泡在健身房里,不是跑步就是舉重,或者練散打。中間休息的空擋里還不忘和服務員小妹妹調情。李冰也整天被他拉著一起練,直到精疲力盡。他明白估計是還有任務的,下次要去哪呢?難道下半輩子就靠倒斗為生了?

    這天在射擊場打完一百發子彈,李冰在廚房點了份東坡肘子。他靠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隨意翻看著電視。

    在他的印象里,好像已經有一年多沒看過電視了。無聊時間全部貢獻給手機。他懶懶地靠著,活動著已經有些酸疼的胳膊,不一會肘子就端上了桌。他也顧不得那么多,端起盤子就是一口,眼睛盯著電視卻愣在那里。

    新聞里播道:“西京考古重大發現,在地鐵二號線地質勘測中,考古人員發現唐代大型墓葬群,經考古專業人員考證,這極有可能是唐高祖李淵長子李建成的墓地,這一發現也引起了史學界極大爭論。由于該墓穴被盜嚴重,目前正在搶救性發掘之中。”


  http://www.pmcvcm.live/txt/107829/2714222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