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這個妖怪不是人 >第040章 湘江篇-二三兩酒肉(二)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040章 湘江篇-二三兩酒肉(二)

    望湘江雨瀝,冷風呼嘯,陣陣寒意,可曾聽聞?

    憑湘江冷水,濯濯月影,絲縷情愁,誰又忍聽?

    “此乃絕句也!”

    臺下一眾富貴不由一聲驚呼。

    一旁的王二也不由得瞪大眼睛,這書生如此高傲,過人之處竟如此了得?當真奇君子也!

    寒柔循聲望去,這書生可為玉樹臨風英俊瀟灑,莫非?這書生當真聽出了這三千繁花雨曲中意?

    寒柔望向滿座貴人。她一臉柔媚,歉笑道:“諸位,今日小女子身子些許不適,興許感染風寒,待明兒個日子,小女子再給諸位賠個不是。”

    “寒姑娘這般女子,應當好生歇息才是,莫要傷了身子。”

    “對,今日我等雖未聽完姑娘一曲,但卻一睹姑娘芳容,足矣!”

    臺下眾人各種噓寒問暖的話語,深怕這女子因沾染風寒傷了身子。

    隨后,一眾人便是有秩序揚長離去,有說有笑,并沒有因為這寒姑娘攆人而感到雅興不適。

    書生起身正要轉身離去。卻被一個女妓輕聲阻攔,她道:“公子,還請多停留片刻,寒姑娘想要再需公子解答一番。”

    書生冷面嚴峻,道:“擇日。”

    說罷,書生便是拂袖而去,不作片刻停留。

    女妓見這書生惜字如金,寒姑娘可是那當朝太子都要惦記許久,這人竟然對于寒姑娘如此薄涼,那這書生來此地何意?難道只為那曲子?

    女妓又連忙道:“寒姑娘說,公子如果想要聽完后面的曲子,今夜三更湘江上口。”

    書生不言,徑直向樓下走去,一身素衣顯得如此高貴不可侵犯。

    出了風月樓后,卻是見到丫丫蹲靠在一桃花樹下打盹,雙手還將竹簡抱在懷里。

    這季節剛好是桃花盛開之時,似霞似玉,迎風引蝶。

    書生慢慢走了過去,笑而不語,不打擾。

    半個時辰后,丫丫睜開惺忪的睡眼,望著眼前素衣之人,立馬站起來,歉笑道:“對不起小先生,丫丫睡著了,您的竹簡。”

    說罷,將懷里的竹簡遞給書生,后者接過。

    “嗯。”

    書生惜字如金,右手背后,抱著竹簡便是離去,不再多言。

    桃花樹下,丫丫哼道:“看你衣衫依舊整潔并未做行房之事,想必也是潔身自好之人,怎就如此薄涼?”

    在一旁的一位衣衫襤褸老人聽到這話便不快了,他道:“你這小丫頭,那書生看你瞌睡不忍打擾,足足待你半個時辰,你還如此調侃人家?”

    丫丫聞言,百感交集,一臉無辜。

    書生來到一家酒樓——紫金樓。

    酒樓些許簡陋卻顯得干凈,在一側還有著一個馬棚,一匹白馬異常顯眼,四肢健壯有力,兇猛無比。書生瞥了一眼這烈馬,嘴角輕笑。

    小木桌小草席,不見小二招呼,自己便隨意找了個靠窗位置便是席地而坐,竹簡輕放木桌上。

    店小二見來了客人便小跑過去,歉笑道:“客官,不好意思,今兒比較忙,您吃點什么?”

    書生瞥頭看向另一邊,同樣一個身穿素衣的男人,面容俊俏,一雙黑亮的雙眼燦若星辰,只見他自顧自吃肉,不飲酒。

    書生望著那人,道:“跟他,一樣。”

    店小二看向這書生望去的位置,愣了愣,又問道:“三兩牛肉,二兩燒酒?”

    書生點頭,不言。

    “好勒,客官,稍等!”

    說罷,這店小二便是小跑進廚房安排后廚開始忙活。

    片刻后,小桌上酒肉俱全,書生拿起筷子便是夾了一塊牛肉進嘴,細嚼慢咽,燒酒入喉。

    在這時,這酒樓外卻傳來浩浩蕩蕩的馬蹄聲,想必也是那西王武侯出軍凱旋歸來,畢竟這西王城屬于大夏邊城,有些惡徒妖怪也屬正常。

    可這馬蹄聲并非西王武侯凱旋,而是那大夏王都丞相雪海沉獨孫女兒雪素素。

    片刻后,這剛剛十八出頭的小女兒雪素素便是穿著一身戎裝出現在這小酒樓里。

    一眾軍隊百十來人,各個人高馬大身強體壯,一身銀盔銅甲,散發出陣陣戰場男兒雄兵熱血氣息。

    雪素素一身戎裝,雖說一個小女兒穿成這般有些不妥,但依舊能看到這小女兒臉上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一般,一雙桃花眼清澈明亮。

    這酒樓里的一眾人不敢吱聲,酒也不喝了,肉也不吃了,畢竟這百十來人的軍隊也屬實嚇人,大家都是平明百姓,誰不提心吊膽深怕把這些人得罪?

    而這一眾人當中,卻是有著一個男子在躲避著什么,將腦袋瞥向另一邊,不看這小女兒一眼。

    書生自然也察覺那人異動,笑而不語。

    突然,雪素素指著那人,揚聲大喊:“表哥!就是他!”

    說罷,身后一個武裝到牙齒的男子聞言,便是看著中間一個位置,那男人一身素衣長發披肩,瞥著腦袋看向一邊,這才看不清面孔。

    雪素素指著那人,又是大喊:“就是他摸我屁股!”

    眾人咂舌,一臉驚訝看著那個素衣男子,兄臺厲害,不過這貌似摸出大事了!

    素衣男子見事情敗露,也不掩飾,起身望著雪素素,正經道:“姑娘何出此言?小生向碧山深處乃尋花問柳,可從未做過摸人屁股這般茍且之事。”

    說罷,還拱手行禮,君子之風。

    書生淺笑,這花仙花紙衿依舊風流,竟然把嫖妓跟這小女兒相提并論,還說的如此理直氣壯。

    越素素見這人死活不承認,還把嫖妓說得這般清新脫俗,頓時惱羞成怒,大叫道:“打死他,就是他摸我屁股,還掐我…嗚嗚嗚……”

    說到最后,這小女兒竟然蹲在地上捂住眼睛兩淚汪汪,忍聲吞淚。

    花仙頓時打住,拱手陳詞道:“姑娘,恐怕你是誤會小生了,小生只不過掐了一把,從未摸過。”

    眾人:“…”

    一向神態冷峻的書生竟然在此刻也嘴角抽了抽。

    這人,當真不要臉。

    “好你個小崽子,摸了雪小姐屁股就想吃干凈走人!”

    說罷,李晃一個箭步沖上去捉拿此人。

    不料想,這衿爺風流一笑,一個側身躲過,對著神態漠然的書生焦急大喊:“李狗蛋,我先帶小素素跑啦,你自求多福哈!”

    不等這一眾人反應過來,衿爺一個詭異的身法橫抱起雪素素便是逃之夭夭,不見蹤跡。

    書生雖穩如泰山,但在這花仙禍水東引下卻是硬生生憋出一個字,“草!”

    在眾人驚嘆這人如此風流愣神的片刻,李晃頓時驚呼連連:“給老子追啊!追啊!快追!”

    眾將士這才醒悟,立馬轉身追尋那男子蹤跡。

    在這酒樓里的平明百姓就差一個拍手叫絕,這等風流之人,竟然在這百十來軍爺眼皮子底下把那小女兒拐走了?

    李晃瞪著書生,一聲爆喝:“拿下!”

    身后兩個士兵拔刀拿劍便是袈在書生脖子上,后者無奈,這花仙還真是到處惹事,竟然那丞相獨孫女兒都欺負,可嘆,非得到下一個王朝才能露面繼續鬼混。

    “你叫李狗蛋?”李晃冷聲詢問。

    書生點頭,不語。

    “那就得了,娘的!給我帶走!”

    書生眼光一閃,拿起桌上的竹簡,右手食指微微撥開袈在自己脖子上的寒光刀劍,起身看了看這兵頭子李晃,道:“那人,無礙。”

    隨后,書生酒肉錢也不結,離開酒樓。

    書生離開后。李晃又叫道:“小崽子,我告訴你……”

    不等他說完,這人已經不見。兩個士兵刀劍還袈在那里,可那人已經不見,這怎么可能?妖怪,一定是妖怪!

    李晃一個驚慌坐在地上渾身打冷顫。

    “那個…那個書生呢!”

    兩個士兵咂舌,道:“剛才還在啊!”

    李晃還沒反應過來,腦海里卻聽到一個聲音。

    “那人,無礙。”

    李晃頓時嚇得面容扭曲,雞飛狗跳,起身就是跑出門外驚呼大喊:“妖怪!有妖怪!妖怪出來啦!”

    店小二以及后廚躲廚房里,唏噓感嘆:“衿爺真是……唉!”

    這白馬四肢健壯有力,在這城中青石大道上行疾如飛,在這馬背上有兩人,一個素衣男人,還有一個身穿戎裝的小女兒。

    “切!你若動本小姐分毫,保證讓你斷子絕孫,從此別想做茍且之事。”

    衿爺淡笑,見這小女兒竟然如此不解風情,還敢威脅自己,還不明白自己處境,于是道:“大小姐,有沒有雅興做本仙徒弟,跟本仙一起竹林聽鳥,歸隱山林?”

    橫在馬背上的雪素素抱緊這男人有力大腿深怕自己掉下去,訕笑道:“還本仙?我看你是不分南北,不是東西。”

    衿爺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左手握韁繩,右手“啪”的一聲向雪素素屁股打去,笑道:“大小姐,本公子這就帶你比翼雙飛!”

    后者想到一些畫面頓時面紅耳赤,“哇”的一聲開始抽泣,哽咽抽泣:“對不起…對不起…我做你徒弟…你別打我屁股…我做你徒弟…師父,徒兒錯了。”

    衿爺這才得意一笑,道:“不錯,早這樣不就好了?唉!”

    說罷,拉緊韁繩雙腿用力一夾,白馬霎時跑的更快,些許片刻后,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個時辰后,白馬已到西王城外,因為這白馬太快,連這城門看守攔都攔不住。

    青山綠,碧水流。

    衿爺看著這大好山河不由感慨,嘆道:“這不知,又得通緝本仙到哪個朝代,唉!”

    一聲長嘆,后面的雪素素靠在樹下一臉鄙夷,還真以為你是神仙?還通緝到哪個朝代?

    衿爺回頭看著那大白馬,雙手背后,無力道:“花小廝,別老是吃草,多喝水,唉!”

    雪素素鄙視,這人怕是神經病,跟馬說話。

    花小廝“咴”了幾聲,便是來到溪流前伸出舌頭開始喝水。

    雪素素不敢置信,這馬難道是妖怪?能聽懂人話。

    “徒兒,給師父上茶。”衿爺雙手背后淡笑。

    雪素素:“…”

    山郊野外,上哪兒給你上茶。

    “花紙衿,這是為何?”

    這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

    衿爺撿起一個石子兒掂量掂量,丟出去打出水漂掀起碧波蕩漾。他橫著眼,不悅道:“你管我,我有戀徒癖,不行啊!”

    書生嘴角抽了抽,左手抱著竹簡,右手背后。兩人一同站在小溪邊。

    書生神態冷峻,道:“當真,收她為徒?”

    衿爺見這書仙依舊板著一張臉,“嘿嘿”一笑,道:“當然,本仙可是要培養童顏巨…錯了,培養天下第一,打破天道束縛,得道飛升。”

    書生沒有接話,轉身揚長離去,隨后才傳來一句話語,“現在,修再高,也無法飛升。”

    衿爺撇撇嘴,小聲嘀咕:“飛升是假,培養才是真。”

    見那書生漸行漸遠,衿爺一聲大喊:“忘了告訴你啊!李狗蛋!紅娘也在這里!”

    待續下章
  http://www.pmcvcm.live/txt/107871/272032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