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清秋別君易 >第十六章:捋清思緒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十六章:捋清思緒

    “王爺,你回來了。”十四連忙站起來去迎走進來的祁俞,卻突然發現跟著進來的還有一人。

    祁俞關上門,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遞給蘇景辰,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

    十四看了看自家主子又看了一眼旁邊的白衣男人:“王爺,他……”

    “哦,介紹一下。”祁俞手指在兩人之間擺了擺:“蘇景辰,十四,都是自己人。”

    “蘇公子。”十四站起來給蘇景辰行了個禮

    蘇景辰也站起來回了個禮。

    “不用這么客氣,十四,去知府家查到了什么?”祁俞又一連灌了兩大杯水開口問道。

    “今日我混進常府的時候聽到了一個消息。”十四壓低了聲音說:“兩個月前這里曾發生過一場血案,原因是常杜的兒子常致盧看上了災民中的一個姑娘,強上不得就殺了她。

    但那姑娘本家是揚州的一家大戶,災民中居然有大大小小二十二人與那姑娘帶有親緣關系。

    二十二人去府衙討說法,要求處決常致盧,那知府常杜老來得子哪肯,結果一不做二不休竟然關了府衙屠了人滿門!”

    “畜生!”祁俞一掌拍在桌子上:“自己兒子辱殺了人家姑娘,居然還要那一家二十二口陪葬!”

    蘇景辰皺了皺眉頭對祁俞說:“你小點聲。”

    等祁俞不情不愿的坐下來后又開口說道:“那我們來整理一下現有證據。

    如果傅楚頤所說非假的話,三個月前災民遷到金陵,常杜本是準備接洽容納災民,但是正當西北難民村建造的時候,常致盧錯手殺了災民姑娘,常杜為了護子滅了其一家二十二口,致使災民暴動。

    事后幾日起頭鬧事者管虎受常杜買通將上千口災民出賣,一夜之間災民全部消失,管虎也留在金陵當了個小官。”

    “這…他怎么會了解的如此詳細?”十四詫異的問道。

    “從傅老二口里知道的。”祁俞答道:“別打斷,讓他繼續說。”

    “常杜知道災民突然消失,金陵城中人必起疑心,所以先是發告示不許人提起此事,再將公開討論此事之人暗殺,殺雞儆猴,震懾整個城中人緘口不言,隨后私吞朝廷賑災款,向皇上上報災民問題已經解決。”

    蘇景辰頓了頓:“最可怕的是,皇上曾派大臣來過金陵查看情況,回去的大臣卻報無異,還有那金陵人不只一個上京告狀,兩個月內卻無一生還,京城也無一人知其異樣,朝中必然有其幫兇。”

    祁俞點了點頭說道:“對了,我們剛才遇到的那個黑衣人臨死前也威脅過我,說不管我是誰,這件事情查下去對自己都沒好處。”

    蘇景辰接道:“所以他還不知道我們是誰,今日遇見他許是我們趕巧了,本來他昨日殺了管虎,今日就是要來取傅楚頤的命的,恰巧那個時候我們也在。”

    “而且從他‘無論你是誰都沒好處’中可以看出,也許這件事情除了常杜之外,背后還有一個權力更大的人。”蘇景辰皺著眉頭,疑惑道:“到底是誰呢?”

    祁俞和十四面面相覷,心中早有人選,

    最后還是祁俞開口說:“朝中一品官職為榮譽官職,只有太傅、師傅和我三個人。但是我們中,太傅已經半隱退,我與師傅皆是武將常年鎮守雁門關,不久前才回,所以必然不是。那么其下只有二品尚書令徐濤了。”

    十四接著話頭說:“其實現在朝中官員大多倒向宰相,本來常杜是其中為數幾個中立的大官之一,但是近些天在朝中也有俯首宰相之意。”

    “常杜為官二十八年,一直以廉潔愛民著稱,性格也是不卑不亢公正無私,所以在朝中一直處于中立,此次為了他兒子也算是晚節不保。”祁俞感嘆道。

    “如果朝廷現在是這么個狀況,那常杜投靠徐濤必然無疑,因為只有徐濤才能壓下來這件事。”十四說。

    祁俞摸了摸下巴:“不知此事查下去,能牽連出多少朝中大臣。這天,估計是要變了。”

    蘇景辰看了他一眼,說道:“今日你殺了這黑衣人,常杜那邊肯定會有所行動,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祁俞開口:“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有兩件事情,一是找出余下災民現在何處,二是查出常杜與徐濤勾結的證據。”

    祁俞接著沖十四說道:“那我們兵分二路,十四,你繼續去常府監視常杜動靜,留意進出常府的人。我和蘇兄去查難民情況。”

    “好。”說完十四就退出了房門,僅留下祁俞他們二人在屋內。

    十四走后,房中的氣氛仿佛變了許多。

    他們二人圍桌而坐,蘇景辰依舊是氣定神閑面無表情的喝著杯中的水,而祁俞卻是一會扣扣玉骨扇一會抬頭看他幾眼,局促不安略有慌亂。

    祁俞自從燈會起就一直念著蘇景辰,本以為不會再見,沒想到這么巧,在這金陵遇見了。

    這些天也有想過萬一再遇見怎么著也要死皮賴臉的和人家做個朋友,畢竟如此美貌之人這還是他發現的第一個。

    結果這再次見到他,祁俞的一腔熱情被蘇景辰身上的清冷氣息凍了個實實在在,熄的不能再熄了。

    可要他放棄吧,祁俞又有些不甘心,這么左右一搖擺,他竟然有些慫了。

    祁俞眼珠子轉來轉去,想找個話頭主動開個口,可是想來想去都不知道要說些什么,所幸就把眼睛定在了蘇景辰身上:不知道說什么,欣賞欣賞顏值也是好的。

    這越來越熾熱的眼神看的蘇景辰渾身不自在,無奈開口道:“你這般看我做什么?”

    “啊,也沒什么。”祁俞扭了扭身子:“就覺得蘇兄氣質出塵俊雅瀟灑,實為我見過的第一人,想必蘇兄的朋友與追求者都眾多吧。”

    “朋友有一二,追求者倒未曾有過。”蘇景辰淡淡開口。

    祁俞心中疑惑:“以蘇兄之姿怎會連一位追求者都沒有?蘇兄難道已經結親?”

    “未有。”蘇景辰站了起來:“夜已深,常兄是不是該回屋休息了。”

    “是是是。”祁俞剛要走,突然想起來回頭說道:“蘇景辰,這是我的房間。”

    “我知道,”蘇景辰坐在床上:“可今日我最后的盤纏給了那個難民男人,已經無處可去,只好勞煩常兄另謀去處。”

    得,祁俞沒了脾氣,準備去樓下重開一間房,可卻被小二告知已無空房,祁俞想了想,此時怕是其他酒樓都已閉門,只好重新回到了房間。

    回到房間的時候蘇景辰正在寬衣準備睡覺,看到祁俞進來又把褪至小臂的外袍滑上了肩膀:“何事?”

    祁俞訕訕的干笑著:“沒客房了,今晚還要與蘇兄同住。”

    蘇景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桌子:“我睡床,你趴桌。”

    祁俞挑了挑眉毛:“蘇兄,你還真是一點不客氣。”

    可祁俞又不好意思和蘇景辰共處一塌,于是摸了摸鼻子默默的走到的窗戶邊,一抬腿曲躺在了窗沿上。

    夜晚涼風習習,不遠處春風閣歌舞升平,樂聲嬉笑聲傳來,祁俞腦袋枕著胳膊,尋了個舒服的姿勢,倒也快哉。

    蘇景辰躺在床上,一個指風滅了燭光,看著身上落滿月光閉目休息的祁俞,漂亮的眸子里染上了復雜不明的情緒。

    一陣風吹來,祁俞的發梢揚成了好看的弧度,其中幾縷發絲落在他臉上,許是覺得癢了,祁俞瞇開眼睛伸出手撥了撥后又舔了舔嘴唇,本就狹長漂亮的眼睛此時變得愈發迷離,帶上些許勾人的味道。

    蘇景辰看的有些愣,這只此一瞥驚為天人的,怕不只是祁俞一人吧……
  http://www.pmcvcm.live/txt/108195/271348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