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清秋別君易 >第三十二章:沈兄來府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十二章:沈兄來府

    隔日一大早:

    祁俞伸了個懶腰大聲喊道:“吳叔?吳叔!”

    “誒,來了。”門外中年男人端著瓷碗走了進來,侍候他穿戴整齊洗漱完畢之后,將碗遞給了他:“王爺,四爺給您備的醒酒湯,喝完舒服些。”

    祁俞接過瓷碗一飲而盡:“四哥昨夜來了?何時走的?”

    “王爺不記得了?”

    “好像有點印象,昨天喝的有些多,記不清楚了。”

    吳叔聽及此,將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站在祁俞面前一臉糾結,仿佛是想說什么,又礙于主仆身份無法開口。

    祁俞一抬頭就見吳叔皺著眉頭欲言又止的樣子,開口說道:“吳叔,你想說什么就直說。”

    聽此,吳叔才苦口婆心的說道:“王爺,不是奴才說您,不要因為年輕就天天飲那么多酒,這樣對身體多不好。況且您還未娶親,日日晚歸流連花叢,這傳出去以后何家姑娘還愿意嫁給您。

    您貴為王爺又是將軍,就算不以身作則也要顧忌一些自己的身份吧,如此這般,叫老奴怎個像元帥交代。”

    祁俞見滔滔不絕的吳叔,腦袋愈發疼了,于是找了個吳叔喘息的空隙連忙說道:“好了好了,你別說了,我有分寸。”

    “奴才知道您不愛聽,可奴才從元帥手下調過來的時候元帥就交代過讓老奴好好侍奉您,”

    “吳叔,你做的很好,真的。”祁俞打斷他說話后,連忙站起來大跨步走出房間:“哎,我上朝快遲了,得走了。”

    吳叔見祁俞風一般的跑出去,連忙追在他后面喊著:“王爺,四爺替您告了假,您不用去上朝了。還有,早飯準備好了,您先吃些,四爺交代午時會過來與您一同吃飯,讓您等著他。”

    祁俞停了下來,沖后面吳叔擺了擺手:“好了我知道了。”

    吳叔走到祁俞旁邊:“王爺,您別嫌老奴煩,老奴看您長大,知道您性子脫呆不住,也受不得約束,可您也稍微注意一些,哪有王爺是您這個樣子的,#*…&¥…*#¥……”

    祁俞趴在桌子上生無可戀,見吳叔越說越起勁,甚至把他小時的事情也翻出來后,實在忍不住了,“吳叔~我知道了,我錯了,你別說了……”

    吳叔瞧他這個樣子嘆了口氣,想著說再多眼前人聽不進去也無用,轉身離開了大堂。

    祁俞一邊扶著腦袋一邊喝著粥:“世界終于清凈了……”

    臨近午時,還未等來祁臻,倒是將沈飛南守來了。

    祁俞倚在門上,挑著眉毛看著眼前男人:“喲,吏部尚書大公子,稀客啊,今日怎么得了空來我府邸坐一坐,不備考了?”

    沈飛南一聽到備考二字,立馬就懨了下來,嘆了口氣坐到桌子旁,自顧自的倒了杯茶:“唉,別提了行不行,我都快被我爹逼瘋了,非要我考取功名,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對做官不感興趣。”

    祁俞看著眼前蔫蔫的沈飛南:“沈大人不是吏部尚書嗎,走個后門讓你混個功名唄。”

    沈飛南翻了個白眼:“我要是敢開口讓我爹開個后門,還沒邁進去,我的腿就保不住了好嗎?!”

    祁俞見他這樣有點樂,合起玉骨扇戳了戳他:“還有一個月開考,熬一熬就過去了。”

    “你說的容易,你考一下試試。”沈飛南瞪圓眼睛看著他。

    “你覺得以我的身份還需要去考科舉嗎?”祁俞笑嘻嘻的坐到他旁邊:“那你來找我做什么?怎么,今日放縱一下去群芳樓逛逛?”

    “不不不。”沈飛南擺了擺手從懷里掏出一封信:“噥,我就是個送信的。”

    “送信?”祁俞接過信件打開看了看,滿臉疑惑:“重陽武試,十里坡校場?什么東西這是?”

    “你回來沒多久不知道,這上京公子圈有個規定,就是每年重陽節的時候在十里坡舉行一次武試,各家公子小姐都會去那玩一玩。

    其實說是武試,最大的目的還是明里暗里報團取暖,借以拉攏人脈,反正挺復雜的。當然了,也很熱鬧,射箭、賽馬、擂臺比武什么都有。”

    祁俞“哦”了一聲:“還有這么個規矩啊,真是會玩。”

    “大家都是非富即貴,日常就是吃喝玩樂,自然玩的花樣就比較多。”。

    祁俞挑了挑眉毛:“不是我自吹啊,武試叫我去是不是對你們有點不公平,”

    沈飛南瞥了他一眼:“你以為大家想叫你去?還不是你這身份在這擺著呢,回京不到一年就掰倒了九位大官又得罪了徐寰宇,圈子里都對你是又敬又怕。

    此次若是不邀請你,怕你日后你知道了借口發火,叫他們吃不了兜著走。”沈飛南抬頭看他:“你去嗎?”

    祁俞將信件甩到一邊:“沒興趣,”

    沈飛南突然想到了什么,開口說道:“誒,我建議你去啊,許多上京貴女都聽聞你九王爺瀟灑俊逸顏值頗高,而且品級地位在公子圈里一騎絕塵,你若去,嘖嘖嘖,說是萬女追捧也不為過啊。

    你祁道逸不是最喜歡出風頭嗎?這次可是可絕佳機會,確定不去?”

    祁俞聽此轉了轉眼珠,和沈飛南相視一笑:“嘿嘿,去看看倒也無妨。”

    “我就知道。”沈飛南握拳打在祁俞肩上:“對了,我最近可聽說你日日流連群芳樓啊,還與一位名叫桃夭的女子糾纏有半月,怎么,什么樣的絕色能入了你的眼?”

    祁俞展開扇子,一邊搖著一邊說道:“絕色倒稱不上,只是勝在年輕嬌軟,秦淮嗲腔一開口,真真是渾身舒暢。”

    “真的?”

    “我騙你作甚。”

    沈飛南見祁俞一臉陶醉,“誒,你不會真看上人家了吧,以你的身份她可是連召回來做個填房的資格都沒有。”

    祁俞白了他一眼:“你什么時候見過我祁俞認真,她得錢我得樂,玩玩而已。”

    “什么玩玩而已?在聊什么呢?”門口身影緩緩走近,正是祁臻。

    沈飛南見祁臻走過來,站起來恭恭敬敬的彎腰行了個禮:“四王爺。”

    “嗯。”祁臻點點頭:“有些日子沒見沈公子了,聽沈大人說你最近在忙著備考科舉是嗎?”

    “勞四王爺記掛,正是。”

    “那可要好好準備,此次重開科舉,聲勢影響都遠超以前,若是能考個不錯的成績,日后仕途之路必然平坦許多。”

    “四哥,你別再在沈兄面前提科舉了,他現在可是聽見這二字就煩。”祁俞插口說道。

    “為,”何字還未說出口,祁臻就明白了,低低的笑出聲:“備考過程是有些枯燥乏累。”

    “何止是有些枯燥乏累,是太枯燥乏累了好嗎,你看沈兄,三個月都未曾去過群芳樓放松放松了,這精神氣何時如此低靡過。”

    祁臻聽完手指在祁俞腦袋上輕輕戳了一戳,嗔怪道:“你啊,還敢提群芳樓,我還沒與你好好算這半月之賬呢,等元帥回來,定要與元帥好好說說你這不著調的樣子~”

    陳獻忠果真是祁俞軟肋,就這么嘴上一提祁俞就軟了下來,踏著小碎步就做作的走到了祁臻身邊搖著他的衣袖撒嬌:“四哥~小九錯了~你別告訴師傅啊~”

    祁臻好笑,甩開袖子上的大手,卻沒想到這一掙扎,祁俞整個人都掛在了他身上。

    沈飛南看著祁臻漂亮的眸子黏在祁俞身上,面色溫柔,嘴角上揚,一邊笑著一邊假意推著祁俞,腦子里突然升起了一個想法:

    四王爺何時與旁人如此親近,可這份親昵卻不像是對兄弟,倒像是……

    沈飛南渾身一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于是彎腰行了個禮,大聲說道:“沈某告辭了。”

    祁臻見他要走,轉頭說道:“沈公子不介意的話,可以留下吃個便飯。”

    “不了不了。”沈飛南連忙擺手,有了先前那種想法他怎么還能吃的下去:“出門之前,家父特意囑咐在下快些回去,不便再耽擱了。”

    “那沈公子一路小心。”

    “是。”

    祁臻見沈飛南身影越來越遠,直到出了大門消失不見,才拉著祁俞走去大堂。
  http://www.pmcvcm.live/txt/108195/271348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