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仙瑜無瑕 >第7章生死攸關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7章生死攸關

    季含瑜主修乙木凝氣經,輔修精金黑水決。

    其中乙木凝氣經是地階上品功法。

    天下的修行功法,分為天地玄黃四階,地階上品功法,已然是十分了不得的功法,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

    就連一般的修仙家族,都不會有一部地階功法。

    離殤界的修仙家族分為名門、望族、豪門、世家,成為名門,只要家中有一位筑基修士,便可稱為名門。

    而要成為望族,則家族之中,至少有一位金丹修士才行。

    而家族中出了元嬰修士之后,才能稱為豪門。

    至于位于修仙家族最頂端的世家,則是要有元后大修士才行。

    當然,同樣都是世家,有一個元后大修士還是兩個,在世家中也是不一樣的。

    還會根據具體實力,劃分為幾品世家。

    品階越高,實力越高,越能得到好的資源,家族中的修士,成長的也越快,形成良性循環。

    像是名門望族,這種修仙家族,家傳的功法,大多只有玄級。

    也只有出了元嬰的豪門家族,才會有地階以上的功法存在。

    修仙家族當中,還有皇族的存在,皇族比較特殊,在離殤界這個朝廷統治的世界,看似至高無上,天下皆屬他家,實際上,按照季升月的說法,不過是個吉祥物般的存在。

    而普通人家出身的修士,想要得到好的功法,要么就是投身朝廷之后,立下大功,由朝廷賜下高階功法,傳承后代,慢慢形成修仙家族。

    要么,就是考進洞天福地當中,相比前一種方式,后一種,對于資質優異的修士來說,要容易許多。

    季含瑜所修煉的功法,是她娘教的,顯而易見,季升月曾經的身份,必然十分顯赫。

    因為,就算是擁有地階之上功法的豪門世家,那功法也不是誰都可以修行的。

    必然在族中,要么天資優異,要么出身顯貴,有人罩著。

    不過,這些,季升月從來沒和季含瑜講過,季含瑜也無從得知。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娘出身不凡。

    至于精金黑水決則是從朝廷那拿到的功法玄階下品功法。

    她娘是木火雙靈根,同樣木靈根好一些,所以,主修的功法,季含瑜可以從她娘這里得到好的功法,自然不作它選,但是,輔修的功法,因為她娘沒有金水二靈根,也從未關注過這兩系的功法,便沒辦法了。

    幸好,她測出的資質好,朝廷給的待遇也高,讓她有一次機會進入府城的藏經閣,挑選一次功法。

    這才有了這部合適的輔修功法。

    修行之時,要打通第一條靈脈,將外界靈氣,引入丹田,稱為引起入體。

    隨著修為的逐步突破,參與進來的經脈也越來越多,吸收的靈氣,便也越來越多。

    而不同的修行功法,運行路線并不一樣。

    越好的修行功法,每次突破,開拓出的行功經脈數量也越是不同。

    季含瑜的主修功法突破到煉氣二層之后,身體之中功法運轉的小周天,瞬間便從煉氣一層之時的三條經脈,變成了五條。

    內視之下,就宛若五條銀河,在體內流轉。

    而輔修功法,在進階煉氣一層時,卻只開拓出了一條經脈,到了煉氣第二層,總共也只有三條經脈。

    相差懸殊。

    主修功法向來都是同輔修功法一同修行的,若是只主修功法突破,卻不管輔修功法,主修功法和輔修功法之間,無法完美的銜接,就會形成拖累,讓好不容易進階的主修功法掉階,修為跌落,怕是連修煉前途都毀了。

    相反,若是主修功法進階之后,有主修功法帶動,一鼓作氣,輔修功法很少有不能突破的。

    所以,若是季含瑜還沒有突破,季升月肯定要叫醒季含瑜,讓她暫時停止突破,等到荒獸之亂過去之后再說,左右不過耽誤一兩天的功夫。

    但是,此時的季含瑜主修功法已經突破,季升月無論如何,也不敢叫醒她。

    季升月的焦急自不必說,那邊張溫已然帶著一大家子,跑到了祠堂。

    此時,村中幾乎所有村民,都已經集中到了祠堂當中。

    村長更是已經拿出了陣盤,時刻準備著將陣法開啟。

    張溫安頓好家人之后,卻仍不見季含瑜母女二人過來,心急之下,當即就要過去找一找。

    卻被張溫娘死死拉住了。

    “你要去哪,那荒獸已經一階中期了許久了,你不過剛剛煉氣五層,哪里是那東西的對手,你哪都不能去。”

    “娘,小愚兒他們……”

    “季含瑜有她娘呢,干你什么事,她又不是你親妹妹,你那么熱心做什么,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讓我和你爹怎么活,還有你這兩個侄兒,將來還都指望你照應呢。”

    說著,示意張家大哥二哥兩人,和她一起死死攔住張溫。

    張家大哥自然不希望小弟去冒險,不然,他們這一大家子,指望誰去?

    家里出了個上仙堂的修行者,飛黃騰達指日可待,誰都不想到手的好日子飛了。

    所以,就連兩個嫂子,都上手幫忙了。

    張溫不好對家人動手,只能干著急。

    就在這時候,祠堂外又是一陣喧嘩聲起,兩個狩獵隊的村民,跌跌撞撞的往祠堂這邊跑過來。

    一邊跑,一邊喊,“荒獸進村了!”

    那聲音十分凄厲,還有見到祠堂近在眼前的希望。

    張溫心中頓時咯噔一下,他知道,此時此刻,怕是一直默不作聲的爹,都不會同意他出門去找季含瑜他們了。

    沒有避進祠堂,荒獸一無所獲,必定會拿那對母女開刀,她們二人不過是煉氣初期,根本沒什么戰斗力,哪里是那一階初期的荒獸對手?

    那兩人一跑進祠堂,就催促著村長開啟陣法。

    而此時恰好傳來的荒獸的一聲嘶吼,催促之聲更是多了起來。

    村長望著祠堂的眾人,有些猶豫,卻在那吼聲越來越近之時,還是拿起了陣盤。

    就在這時候,季含瑜母女,終于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當中。
  http://www.pmcvcm.live/txt/108204/271375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