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仙瑜無瑕 >第8章季母受創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8章季母受創

    季家母女二人此時的情形,都不怎么好,似乎還經過了一次惡戰,連頭發,都有些燒焦了。

    兩人的速度極快,距離祠堂,也只剩下幾十丈之遙。

    村長的手頓了一頓,而就在下一刻,一只幾百斤重的黑毛豪豬,突然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緊追著二人,直奔祠堂而來。

    正是那個一階中期的妖獸。

    趙喬頓時大喊,“村長,快起陣法啊,你要為了兩個外來人,送了一村人的性命嗎?”

    張溫聽后大怒,急道:“村長,再等等,小愚兒他們速度極快,肯定來得及進入祠堂的,她資質那么好,若是出了意外,村長怕是也要吃掛落。”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朝廷對資質好的修士,尤為關注,要不然也不會發下保命的符箓了。

    若是真的出了意外,村長也難辭其咎。

    張溫娘卻生氣道,“張溫,你怎么和村長說話的,是一村人的性命重要,還是季含瑜母女的命重要,你只顧著那一大一小倆妖精,連爹娘的命都不管了?”

    趙喬今天剛在張溫那里受了氣,此時此刻,看到張溫想保季含瑜,當即就和他唱起了反調。

    “就是,也不知道那小妖精怎么就讓你迷了眼,張大娘,你可要管管張溫,他將來前途大好,這要是被那小妖精迷了眼,毀了前程可如何是好。”

    他們這邊爭論不休,而在逃命的季含瑜,剛剛進階煉氣二層,耳力大漲,雙發隔得又不遠,對方也沒壓低聲音,所以,聽的一清二楚。

    心中惱怒自不必提。

    卻更是擔心,被后面的豪豬拖住。

    之前他們在來祠堂的路上,一不小心和這豪豬撞了個正著,幸虧她手疾眼快,小火球符當即就砸了過去,猝不及防之下,讓這豪豬吃了大虧,連眼睛都被燒瞎了一只。

    二人雖然逃出升天,可是這豪豬卻兇性大發,追著兩人不放。

    這豪豬久追不上二人,當即身子一抖,身上如鋼針一般的毛刺,便如箭雨一般,向著母女二人射來。

    季含瑜當即大驚,小金剛符便被她拿了出來,就要拍到季升月身上。

    季升月怎么可能讓季含瑜暴露于危險之下,當即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張一階六品盾甲符擲了出去。

    那如雨一般的毛刺,打在盾甲之上之后,便“噼里啪啦”如冰雹一般掉落在了地上,順便將那豪豬都擋了一擋。

    只是,這張符箓,等階太高,激發符箓所耗費的靈力太多,再加上一路跑來,本來就耗費了許多的靈氣,所以,在符箓被激發之后,季升月的腿,當即一軟,險些跌倒在地。

    幸虧季含瑜在那符箓出手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季升月要體力不支,將季升月及時扶住了。

    然而,沒了靈力的支撐,季升月的速度瞬間變慢。

    全靠季含瑜勉勵支撐。

    可是,季含瑜也不過是剛剛煉氣二層,又是個五歲的小娃娃,本來就人小體弱,速度當即就慢了下來。

    張溫見此,想要跑來拉二人一把,卻被親人死死拖拽住了。

    兩面為難。

    而那盾甲符的威力,卻也慢慢散去,那豪豬的速度,反而更快。

    顯然,母女兩個的速度,是絕對比不上豪豬的,被追上,是遲早的事。

    而此時,季含瑜母女,距離祠堂,也不過只剩下了十幾丈而已。

    張溫娘受了刺激,看著此時再沒了先前風光溫婉模樣的季升月,心中卻升起了一絲快意。

    季含瑜再顧不得其他,手上藤蔓浮現,將腳步虛浮的季升月一裹,就沖著祠堂奮力甩了過去。

    她的身形,也因著此舉,更是滯了一滯。

    季升月滿臉的驚慌,張溫娘看著被拋過來的季升月,心中卻是妒意翻涌。

    沒想到,季含瑜竟然如此孝順,生死關頭也顧著她娘,自己家這個,卻不顧爹娘,只想著去幫別人。

    心中越想越氣,再想到季含瑜的資質,也比自家兒子好些,心中更是惡念叢生。

    在這一刻,她恨不得季含瑜母女,直接死在這豪豬手底下。

    看著村長猶豫不決的手,還有站在不遠處,恨不得親自動手的趙喬,當即惡從膽邊生,假裝站立不穩,直直的撲向了村長手中陣盤。

    雙手一揚,那陣盤,便落在了趙喬的手里。

    趙喬剛剛看到那張遁甲符,當即眼睛都直了,這才意識到,季升月母女,竟比他想的還要富足,貪心一起,若是他們母女都死了,這母女二人的東西,必然有自己一份。

    毫不猶豫的,便催動陣盤,打開了祠堂之外的防御法陣。

    嘴角,更是因為即將到手的東西,不自覺的翹起。

    季升月則被那突然升起的陣法,攔在了陣法之外,“咚”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看清了一切的季含瑜,目眥欲裂,心中大恨。

    心中更是一陣絕望。

    季升月反而釋然,從地上爬起,十分坦然的迎向奮力跑來的季含瑜。

    手中一番,一顆丹藥,便被她服了下去。

    只見季升月修為瞬間暴漲,一直到了煉氣大圓滿方才停下。

    雙手交織,一道青藤,如蛇一般纏上豪豬的脖頸,越收越緊,瞬間便讓它無法呼吸,不斷地掙扎,凄慘的嚎叫聲,傳出老遠。

    隨后,又是一道爆炎術,豪豬的腦袋,便“砰”得猶如西瓜一般炸開。

    整個世界瞬間安靜了許多,只留下那一絲血腥和一絲焦臭味。

    季升月將被爆了頭的豪豬收進儲物袋,摸了摸季含瑜的頭,將女兒抱了起來,向著祠堂,一步步走了過來。

    宛若一尊殺神一般。

    面上卻仍是如先前一般平靜,溫婉嫻靜好似大家閨秀。

    此時,所有牛背村的村民,全都已經呆若木雞。

    包括修士。

    就連張溫也是如此。

    也就是村長,反應快些,在季升月伸手敲了敲陣法的時候,立刻將陣盤從趙喬手中搶了過來,打開陣法,讓季含瑜母女走了進來。

    此時不遠處又是一聲嘶嚎聲響起,嚇得村長一個哆嗦,趕緊將陣法恢復。

    季升月放下季含瑜,捋了捋她的頭發,嘴角不斷的沁出血來。

    之前攀升的修為,不斷的下落,直到最后,一絲不剩。
  http://www.pmcvcm.live/txt/108204/271375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