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憤怒

    顧錦繡只是搖頭:“不要,我不要跟他走,我要回去,要跟我爹娘在一起。”

    她不能跟著這個什么丁爺回去,她不傻,大姑說的不是好話,她要是跟著這個丁爺走了,她這輩子就完了。

    丁爺聽著顧錦繡的話,看著她抗拒的模樣,很不高興,不滿的看向錢光宗,質問道:“你不是說他們全家樂意自賣自身,現在是怎么回事?”

    錢光宗來找到他的時候,可是說得好好的,他的岳家缺糧食,而岳家的大舅兄心疼一大家子,愿意帶著自己的妻兒賣身,給老顧家謀條活路。

    如今的糧食金貴,齊府本不打算買人,可因為大少奶奶即將臨盆,大少爺顧及著大少奶奶,導致車隊行得極慢,跟大批的災民混在一起。

    大少爺擔心出事,不得不效仿其他富戶,開始買人,要是運氣不好碰到災民搶劫,就讓那些買來的人沖著前頭,抵擋災民,而府上的護院便能護著他們逃命。

    這幾天以來,他們已經買了不少災民,全都是男丁,能頂事。

    而顧大山一家只有兩個頂事的男丁,其余四人皆是婦孺,要不是錢光宗說會送給他一個貌美的丫頭,他不會買下顧大山一家。

    如今契約已簽,糧食銀錢已給,這個丫頭卻不愿意跟他走,錢光宗是想騙他嗎?

    錢光宗忙道:“丁爺誤會了,這丫頭歷來膽子就小,這是乍一見丁爺的神武,所以嚇到了,稍等片刻,我們這就把人給您送去。”

    這丁胖子喜好貌美的小姑娘,逃荒幾個月,素得他嘴巴沒味,好不容易見到顧錦繡這樣顏色嬌美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放過,催促錢光宗一句后,便站在旁邊等著。

    錢光宗急忙瞪視顧大姑:“會不會辦事?還不快把繡姐兒帶過來,想讓丁爺等多久?”

    今天這事必須做成,要不然他們拿的好處就要全部吐出來。

    “丁爺息怒,我這就把繡姐兒給您帶過來。”顧大姑忙上前抓住顧錦程,要把他從顧錦繡的懷里拽出來:“程哥兒快出來,別礙著你姐姐去吃香喝辣。”

    顧錦程雖小,卻知道他們不是什么好人,不能讓姐姐跟他們走,掙扎著躲開顧大姑的手,張開小小的雙手不斷揮舞著,不讓顧大姑靠近:“走開,走開,不許欺負我姐姐,你們都是壞人。”

    顧錦程掙扎得太厲害,惹怒顧大姑,她沖著錢承貴道:“承貴,過來把這小崽子拉走。”

    錢承貴立刻上前,一把抓住顧錦程,把他從顧錦繡的懷里抓走。

    顧錦程又哭又叫,憤怒得紅了眼睛,想要保護顧錦繡的他,一口咬向錢承貴的手臂。

    錢承貴吃痛,嗷叫一聲,把顧錦程甩到地上,看著自己被咬出鮮血的手臂,大罵道:“野崽子,反了天了,連自家表哥都敢咬。”

    錢承貴歷來看不起顧大山一家,此刻被視如下人般的顧錦程給傷到,氣得上前,拎起顧錦程,對著他的臉是啪啪兩巴掌。

    程哥兒的臉被打腫,臉上滿是血紅的手指印,乳牙被打掉兩顆,嘴巴流出鮮血,放聲痛哭,邊哭邊看向顧錦繡,道:“姐姐快跑,快跑……”

    “程哥兒!”顧錦繡見顧錦程被打,從地上爬起來,想沖過去救程哥兒,卻被顧大姑抓住:“跑個屁的跑,給老娘過來,給臉不要臉的東西,非要動粗你才聽話。”

    原本以為是很輕松的事,怎知這顧錦繡和顧錦程這般難纏。

    “麗兒,過來抓住這個狐媚子。”顧大姑被氣得不輕,喊來錢麗兒,兩人一起抓住顧錦繡,把她往丁爺那邊拖去。

    丁爺拍拍鼓起的肚腩,一臉興味的看著顧錦繡,不但模樣長得好,還挺有脾氣,不錯,對他胃口。

    丁爺越想越迫不及待,再次催促道:“快點把人帶過來,爺可沒有那么多時間給你們浪費。”

    錢光宗忙呵斥顧大姑:“快點,莫要壞了丁爺的好事。”

    “你給我過來。”顧大姑和錢麗兒用力的拉著顧錦繡,把她拖到丁爺面前,對著丁爺陪笑道:“丁爺走吧,我們把這丫頭跟您送過去。”

    丁爺點點頭,轉身向著枯樹林深處走去。

    這是顧老太給他們出的主意。

    顧老太說,只要把顧錦繡騙過來,讓她跟丁爺生米煮成熟飯,顧大山一家即使再不樂意,為了顧錦繡,也只能去齊府做下人。

    顧錦繡的眼里滿是淚水……回頭看著哭喊的程哥兒,再看著走在前頭的矮胖中年男人,第一次生出一股狠勁,突然發難,咬向顧大姑的臉。

    “啊。”顧大姑吃痛,松開雙手。

    顧錦繡拿出顧錦里給的石刀,劃向錢麗兒的臉。

    錢麗兒最寶貝自己的臉,尖叫一聲,松開顧錦繡。

    她跳開老遠,不可思議的看著顧錦繡:“顧錦繡你瘋了?”

    丁爺聽到動靜,轉身一看,見顧錦繡竟然掙脫了,氣得臉色發青,大罵著道:“沒用的東西,連個小姑娘都抓不住。”

    丁爺親自上手,要抓住顧錦繡。

    顧錦繡揮動著手里的石刀,哭著威脅:“別過來,再過來,我,我跟你一起死。”

    砰!

    錢光宗拿起一塊石頭,從背后砸向顧錦繡的背,把她砸倒在地:“呸,還敢用死威脅丁爺,小賤人,這幾個月變潑辣了。”

    “承才,把繩子拿來,把這賤人綁了。”

    “誒。”錢承才找來老顧家的草繩,扔給錢光宗。

    錢光宗拽住顧錦繡的雙手,拿過草繩,正要綁顧錦繡,腦后一陣陰風襲來,梆一聲,他的后腦被木棍擊中。

    顧錦里憤怒不已,打翻錢光宗后,站在顧錦繡身前,護住顧錦繡,兩頭削得尖利的木棍對著丁爺和顧大姑幾人:“再敢動一下,我要他見血!”

    又轉向左邊,喊道:“爹、三奶奶、慧娘、羅伯父,我找到大姐和程哥兒了,他們在這里,快過來。”

    三奶奶在休息地附近找柴火,不過片刻的功夫就不見了繡姐兒和程哥兒的身影,生怕他們出事,急忙跑去找人。

    顧錦里這十天一直擔心老顧家報復他們,聽見繡姐兒和程哥兒不見了,立刻往老顧家的休息地跑,結果真的讓她找到了。

    還看見錢光宗打傷顧錦繡,要把她綁走送人的畫面,她憤怒至極,這群畜生想做什么?

    顧大山、三奶奶、羅父、羅慧娘幾人聽見聲音,急忙趕來,看見被打的顧錦繡和顧錦程,急忙把他們扶起,護在身后。

    三奶奶指著顧大姑,罵道:“姓袁的,你想對我們顧家人做什么?!”

    顧大姑是顧老太帶來的女兒,并非顧老爺子親生,而以前叫袁金枝。
  http://www.pmcvcm.live/txt/108213/271422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