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賣身契

    顧大姑的臉色有些難看,她最討厭別人提起她的身世,說她不是老顧家的人。

    三奶奶跟顧老太不對付,顧大姑挺怵三奶奶的,忙賠著笑臉道:“三伯娘,瞧您說的,我也是老顧家的人,是繡姐兒和程哥兒的大姑,能對他們做什么?”

    “你當我們瞎啊。”三奶奶看著被顧大山抱在懷里,兩頰被打得紅腫,嘴角流血,牙齒還少了兩顆的程哥兒,心疼得直抽抽,轉頭大罵顧大姑:“呸,你個蛇蝎心腸的毒婦,我們老顧家沒有你這種歹毒的人,瞧瞧你們把程哥兒打成什么樣了?”

    顧大姑被三奶奶一通劈頭蓋臉的怒罵,心里也涌起火氣,指著抽泣的顧錦繡道:“三伯娘,你別逮著個人就往死里罵,這根本不管我的事,是……”

    砰!

    顧錦里見顧大姑要把事情推到顧錦繡的身上,知道古人對名聲的看重,沒讓她把話說完,手中的木棍就往顧大姑的身上打去。

    顧大姑被打得連連尖叫,邊躲邊罵:“顧小魚,你敢對長輩動手,你奶回來饒不了你。”

    三奶奶聽到顧大姑搬出顧老太,氣得奪過顧錦里手里的木棍,自己追著顧大姑打:“現在是老太婆打你,你要是不服,把潘氏找來,老婆子不怕她。”

    三奶奶用了狠勁,顧大姑被打得不輕,嗷嗷慘叫著,錢光宗父子幾個看得害怕,沒敢去幫忙,反而退開十幾步,免得被三奶奶打到。

    附近的災民聽到聲音,紛紛往老顧家的休息地涌來,圍著看戲。

    “這老顧家又鬧起來了。”

    “可不是,這一路上就數老顧家最熱鬧,那老顧家的人對老大一家不是打就是罵。”

    顧老太天天吵鬧打人,使得老顧家在這批災民中出了名。

    “這次又是為了什么在鬧?”有災民往顧大姑那邊看了看,驚訝道:“今天被打的不是顧大山一家,是顧老太的大女兒。”

    有災民嗤笑道:“管她被打的是誰,跟咱們又沒關系。”他們看戲就好。

    丁爺看著眼前亂糟糟的情況,氣得臉色鐵青,怒視著錢光宗,威脅道:“錢光宗,你耍我是不是?今天不把人交出來,你們就等著賠齊府十倍的糧食和銀錢!”

    敢騙他們齊府,真當他們齊府是鄉下的土財主?他們齊府的大老爺可是在京城做著京官。

    錢光宗知道齊府是官宦人家,不能得罪,可他不是三奶奶的對手,只能給錢麗兒使眼色,讓她去把顧老太找回來。

    錢麗兒急忙溜走。

    顧老太為了自己的名聲,便把賣掉顧大山一家的事情交給顧大姑一家,怎知顧大姑一家辦砸了,聽到錢麗兒哭求的話,知道不能再躲,只好帶著一大家子回到老顧家的休息地。

    篤篤篤!

    顧老太用拐杖狠狠駐地,扯開嗓子喊道:“都圍在我家的休息地干啥?滾滾滾,都給老婆子滾。”

    顧大姑聽到顧老太的聲音,披頭散發的跑過來,躲到顧老太的身后,哭訴著道:“娘,三伯娘瘋了,一直追著女兒打。”

    “呸,你才瘋了,爛了心肝的狗東西,我為什么打你還要再說一遍?”三奶奶拿出當年的彪悍勁,指著程哥兒臉上的傷道:“看看你們一家把程哥兒打成什么樣子了?程哥兒一個不到四歲的孩子,你們也下得去手。”

    顧大姑忒不要臉,仗著沒人看見錢承貴打程哥兒,嚷嚷著否認:“我們沒打程哥兒,是程哥兒自己摔傷的。”

    程哥兒聽懂顧大姑的話,小手指著顧大姑和丁爺,抽噎著道:“壞人,他、他們都是壞人,要搶走姐姐。我不讓他們搶,他們就打我。”

    顧錦里一直注意著丁爺,聽到程哥兒的話,眼神一冷,這事跟他果然有關系。

    顧老太聽到程哥兒的話,看向錢光宗。

    錢光宗立刻說道:“什么壞人,這位是府城齊家的丁爺,他不是要搶走你姐姐,是你爹把你們一家給賣了,丁爺來領人回去。”

    一句話,讓四周炸開了鍋。

    災民們紛紛交頭接耳的道:“原來是賣人。”

    如今世道艱難,賣兒賣女的不知凡幾,顧大山一家賣身為奴并不稀奇。

    顧大山聽懵了,看著錢光宗,確定他是在說自己賣掉一家六口之后,慌忙否認:“沒有,我沒有賣掉繡姐兒他們。”

    錢光宗陰險狡詐,拿出一張賣身契,在手中揚了揚:“這張賣身契上,可是有你按的手印。”

    “四天前,你知道咱家沒糧了,不忍心家里斷糧,便說要賣身為奴,給家里換糧食。我當時勸過你,你說不能讓岳父岳母受苦,一定要賣身,我沒法子,只好幫你找路子,最后找到齊府,你當著丁爺和我的面親自按下手印,賣掉自己一家六口,現在后悔,晚了。”錢光宗撒謊,把賣掉顧大山一家的事情推到顧大山自己的身上。

    顧老太抹著眼淚,看著顧大山道:“我跟老頭子知道這件事后,把你大罵一頓,讓你把糧食還給丁爺,把賣身契要回來,可你脾氣犟,死也不愿意去……現在丁爺來領人,你又否認,大山啊,你到底想做什么?是要讓所有人以為老婆子心腸惡毒,要賣掉你們全家嗎?”

    顧老太唱念俱佳,哭得眼淚鼻涕一起流,像極一個被不孝兒子冤枉的老娘。

    顧小妹也道:“是啊大哥,這事兒全家都勸過你,是你不聽,還要我們瞞著大嫂他們,說等齊府來領人的時候,你再告訴她。”

    錢麗兒更毒,加了一句:“今天把繡姐兒和程哥兒騙來的主意還是大舅您出的。”

    鄭氏幸災樂禍的嚷道:“大哥,事情是你做出來的,事到臨頭可不能冤枉我們。”

    老顧家你一言我一語,把顧大山說得連反駁的機會也沒有,只慘白著臉,抖著手,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顧錦里不相信顧大山會賣掉他們一家,今天的事情,明顯是老顧家給他們家下套,想要趁機賣掉他們全家。

    “爹,您沒做過的事情不用怕,這世上有公理,咱們找村長說理去。”

    羅慧娘被錢光宗的話氣得半死,聽到顧錦里要找村長,自告奮勇的道:“小魚等著,我這就去找村長爺爺。”說著拔腿就跑。

    顧大山終于反應過來,一臉驚慌的對顧錦里道:“爹沒有賣掉你們,小魚你要相信爹。”

    “爹,我知道,你不會賣掉我們,是有人不想讓咱們家好過。”顧錦里目光冷冽的掃視著老顧家的人,把他們每個人的嘴臉都刻進腦海里。

    老顧家的人被顧錦里看得身上發寒,但想到他們有賣身契,今天這事,顧大山是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便沒了顧忌,臉色囂張的回瞪顧錦里。
  http://www.pmcvcm.live/txt/108213/271512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