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靈車 >第十五卷 巨人之眼_第707章 冰人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十五卷 巨人之眼_第707章 冰人

        一股寒風迎面吹來,我特么嚇的差點尿褲子,推開第三層塔樓,這里邊哪里是一間房的模樣,我發現自己站在了一座氣勢磅礴的雪山之下。

    

我知道九層塔樓的力量是很神奇的,從外表就是一座九層的塔樓,而且修建在了懸崖邊上,很破,實則九層塔樓內的力量神鬼莫測,誰也不知道這里邊究竟藏有多少玄機。

    

我站在雪山之下,抬頭仰望,心想這所謂的歷練究竟是讓我干什么呢?

    不會就是讓我來這里受凍吧?

    

以我現在的內力,寒冷和炎熱我是不太怕的,正自思索間,忽然覺得腳下有些顫抖,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只見頭頂上的雪山開始出現積雪滑落,而且從剛開始的一小塊一直變成最后的大面積滑落。

    

雪崩啊!

    

我轉頭四是肯定跑不了的,但我一定要盡快離開這里,離雪山越近的地方,雪崩之后的積雪就會越厚,這要是被埋進去,開玩笑,一萬條命也不夠用的。

    

不過我這兩條腿的速度真心是比不上大自然的力量,雪崩的威力如千軍萬馬,從九天之上襲來,鋪天蓋地的積雪就朝著我打壓了過來,沒等我跑上一會,直接就把我摁在了雪堆里,勉強用力抬頭,周圍都是一面茫茫白色,除了白再無其他顏色。

    

我用力的推開周圍的積雪,想從這里鉆出去,但卻根本沒地方下腳,我像是站在一處泥潭里,渾身上下使不出一點力量,每動彈一點,身體就陷下去更深一點,如果我有鬼王或者老祖那種移動速度就好了,隨便幾步就能跑出去,只可惜我沒有,我只能自己想辦法。

    

雖說我現在長生不死,但若真死了,我還是會感到恐懼的,我盡力的往上爬,但始終無濟于事,我身上沒有任何可以逃生的裝備,末了,我一咬牙,一狠心,直接盤腿坐在原地,運氣不死魔心,讓天演圖的力量借助魔心徹底煥發出來。

    

奇跡,就是這么誕生的,往往在你逼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之時,你的潛能才會被徹底激發。

    

以我為圓心,身上開始散發出一圈又一圈的微弱火焰,那火焰的光芒很奇怪,是淡黑色的,我從未見過黑色的火焰,當然我身上的魔焰除外。

    

火焰燃燒時,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溫度,讓我頭頂上的積雪開始快速融化,可這里畢竟是雪山,具體零下幾十度那誰也說不準了,頭頂上那些積雪剛一融化,立刻就開始結冰,我瞠目結舌的同時暗暗思索,這要是一直融化一直結冰,我就是努力一百年也始終走不出這個雪窩子。

    

可就算結冰了,我也不一定能爬上去,這可如何是好?

    

想罷,我不由得加快了內力的運轉,幾乎讓渾身上下可以用上力氣的地方,全部發力,我本人就像是一臺被徹底運轉起來的發動機,渾身上下各部位零件都開始快速運轉,身上的魔焰擴散范圍開始越來越大。

    

慢慢的從十米變成二十米,三十米,五十米,一直到最后的幾百米上千米,頭頂上的積雪開始快速融化,不等他們結冰,就繼續往上洞穿,五分鐘不到,我站起身子往外己所處的環境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坑。

    

這個大坑,就像是扔下了一顆炸彈炸出來的圓形彈坑一樣,我就處在這個彈坑的正中間,腳下是正在緩緩流動的雪水,不過流動幾米遠的距離,就慢慢的結成冰晶,所以這彈坑傾斜的方向上,結著很多一溜一溜的冰晶,就像一條條小蛇一樣。

    

我成功了!

    

這一次的力量,就是雪崩,這雪崩的威力不去試試,還真不知道有多大,而且我現在是有了天演圖,才能從雪崩之中走出來,有了天演圖我就算不吃不喝也不會死,而且我好像也不怎么依賴呼吸,似乎對氧氣的汲取不是那么的迫切,要不然就我剛才被埋在雪崩之中的那一會,我早就斷氣了。

    

天演圖確實厲害,以前我所能催發出來的魔焰,也就是跟饅頭差不多大小,而且脫離不開手掌,只要一脫離手掌立刻熄滅。

    

這一次不同,天演圖的威力化作魔焰,將方圓千米之內我頭頂上的積雪全部融化,這力量不是白給的。

    

我起身,開始尋找離開九層塔樓第三層的大門,可我在皚皚白雪里邊尋找了個把鐘頭,始終沒找到出口在哪里,心想:不會把我徹底困在這里了吧?

    

這個幻境實在是太大,太真實,若是一直困著我,那可真是讓我痛不欲生,我哪怕是自殺,復活之后還會在這里,這等于說是無期徒刑,而且是永遠不死的無期徒刑。

    

正這么思索時,忽然身后的冰晶中傳來咔嚓咔嚓的聲響,我以為是冰晶斷裂,或者開始融化,但轉念一想,這存留在地上的冰晶為何會斷裂呢?

    而且冰晶融化是不會有聲音的吧?

    除了化成水滴出來的時候可能會有水滴落地的聲音。

    

轉頭一嚇的魂不附體,身后那些融化的冰晶,竟然開始緩緩的往一起靠攏,逐漸的形成了一個巨人的模樣。

    

這個巨人至少得有兩米多高,身背三面戰旗,手持一把冰晶大刀,頭頂一個頭盔,身穿連環鎧甲,簡直就是戰神一樣的存在。

    

他剛一凝結完成,就轉頭四是在尋找攻擊目標似的,我一拍頭,說:“伙計別找了,你肯定是在找我。”

    

荒郊野地的,全是皚皚白雪,他除了我還能找鬼嗎?

    

果不其然,那家伙機械性的轉過頭,剛的一瞬間,雙腿立刻飛奔而至,別個冰人,可他的移動速度可真快,按奔跑起來,像是踏雪而飛,真不敢想象他是完全由冰晶凝結而成的。

    

我往后退了兩步,這一次直接召喚出了四無之劍以及金甲手臂,這只手臂就出現在我的胸前,而我的雙手中,則一手充斥魔焰,一手抓著黑光匕首,準備與冰人硬拼一把。

    

想象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那冰人風馳電掣的沖過來,一揮手中冰刀,這簡直就是開天辟地,刀還沒落下來,從上而下的刀風就吹的我頭發凌亂,我哪里還敢招架?

    

這要是去硬接他一招,哪怕我手中的四無之劍可以抵擋,我的身體至少也得陷阱雪堆里五十公分。

    

我剛一躲開,那把冰刀就硬生生的砍在了地上,咔嚓一聲,切進去幾十公分厚的雪堆之后,又直接砍在了巖石上,冰人拔出那把冰刀之時,上邊還沾著些許的巖石碎塊,可想而知剛才那一擊的威力。

    

我正在思索如何對付他,身后又開始傳來了熟悉的咔嚓聲,回頭一乖,又一個冰人逐漸凝聚而成了。

    

沒想到第一個冰人再次攻擊,我再次躲過,這一躲不打緊,第三個冰人也開始逐漸凝聚,我這下才恍然大悟。

    

只要我躲一次,附近就立刻多出一個冰人,我要是一直躲,估計能躲到漫山遍野,整個雪山上都是這種冰人,屆時我跑都沒地方跑,他們千軍萬馬追殺我,真是能讓我殺到西天去。

    

不行,不能躲了,必須硬干,能不能干的過都得干,現在這情況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等到冰人的第四刀砍下來那一刻,我操縱金甲手臂抓著四無之劍抵擋,只聽咔嚓一聲,我似乎覺得有一座大山猛然從天而降,壓在了我的身上,我的雙腿撲哧一聲,硬生生的踩進雪堆里幾十公分厚,我只在雪堆里露出了一個上半身。

    

冰人又舉起了大刀...

本書來自  /book/html/28/28413/index.html
  http://www.pmcvcm.live/txt/27810/109483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