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麻衣神算子 >第1597章 奇怪的銅鏡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597章 奇怪的銅鏡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到許英才的話,我不禁笑了笑道:“多少錢你都給我?我是要你一個億呢?十個億呢?一百個億呢?”

    許英才皺皺眉頭道:“大師,你這是什么意思?不想幫我們直說,不瞞你說,我許英才也認識幾個大師,就算你們不幫我,我找來的人,照樣可以幫我們解決了這件事兒。【△網.】”

    徐若卉在旁邊說:“你若真認識厲害的大師,這事兒早就解決了,也不用拖到我們來。”

    我道:“很顯然,這許英才根本沒有把自己兒媳婦的命當回事兒,之前他一直覺得是自己兒媳中了邪,所以請來的師父都是不上道的那種,他就沒有誠心要救張梅,說句不好聽的,在你的心里還沒有認可這個兒媳婦對不對,你甚至希望她死,對不對?”

    “胡說八道!”許英才大怒。

    他生氣,而且眼神里有一些驚慌,太極圖已經告訴了我答案,我猜對了。

    沒想到許英才竟然是如此蛇蝎心腸之人。

    我繼續問許英才:“說說吧,你大孫子身體里的那個女人是誰,我知道你認識她。”

    許英才“哼”了一聲說:“就算不用你,我照樣可以收拾了那個賤人,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的大孫子。”

    說著,許英才就掏出自己的手機,然后撥了一個電話,他在電話客氣了幾句,然后道:“張大師,我出你雙倍的傭金,您趕緊過來可以嗎,我大孫子現在很危險。”

    張大師?

    我倒要看看,誰敢出這個案子。

    許英才說完,掛了電話,然后對我道:“小子,你們現在就離開我家,這里不歡迎你,我找的人馬上過來,張大師正好在市里,你等著,等著!”

    看到許英才下了逐客令,趙靜芳立刻道:“許叔叔,你不要生氣,或許這里面真的另有隱情呢,如果你真的認識那個臟東西的話,大可以告訴初一,我相信初一肯定會幫您處理好的。”

    我笑了笑,又捏了一個指訣,直接伸手抓住了那孩子的腦袋。

    “你干嘛?”

    “不要!”

    許英才和張梅同時喊道。

    我說,我不會傷害那個孩子!

    說著,我就把那孩子身體里的女鬼給拉了出來,接著我給孩子封住相門,然后把那女鬼往房間中央一扔道:“你老實在那里待著別動,你在這里纏著張梅,我知道她肯定虧欠了你什么,讓你無法安心離去,我答應你,我會幫你完成那個夙愿,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什么都聽我的。”

    我的本事,那紅厲鬼已經感覺到了,自然不敢再造次,直接對著我跪下點了點頭。

    這下把許英才嚇壞了,他沒想到那女鬼竟然會聽我的話。

    我則是看著許英才道:“就聽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我就知道,她的死怕是和你們一家人都脫不了干系,我再給你一個機會,誰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兒?”

    許英才和張梅的婆婆都不說話。

    張梅那邊只是搖頭,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

    看到許英才和張梅都不配合,我就準備直接去問那紅衣女鬼。

    可此時,許英才忽然開口道:“你小子別囂張,我對你們道上的事兒也知道一些,你們有個組織,我認識里面的人,我會找人處罰你的。”

    聽許英才這么說,我笑了笑道:“好啊,我等著!”

    我心中也是打消了直接問那紅衣女鬼的想法,反正現在她已經被我控制了,張梅的孩子也不會有什么危險了。

    我必須懲治一下許英才,滅一下他的囂張的氣焰。

    因為我把紅衣女鬼召了出來,所以許英才也不敢趕我走了,我走了這紅衣女鬼留下,他們不嚇死才怪呢。

    這里的氣氛一直很尷尬,趙靜芳試著調和,可試了幾次都沒成功,她也就不說話了。

    不過我能看出來,她是站在我這邊的,只是當著許家一家人的面,她不好表現的太過明顯。

    這也是人之常情,我非常的理解。

    我們在這邊等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這許家又來了一個人,許英才親自去迎接,并稱呼其為張大師。

    被許英才稱為張大師的人,大概有五十多歲,他的本事連天師都算不上,他梳著一個道士頭,提著一個皮包,身上的煙味很重。

    看來,他還是一個煙鬼啊。

    修道的人,是不會這樣抽煙的,修道修的是氣,經常抽煙,本身的氣就會被污染,修練起來事倍功半,甚至會損其修行。

    由此可見,那個所謂的張大師也只是一個半吊子而已。

    不過在半吊子中,他應該也算是一個厲害的了,畢竟他是真有點本事兒的。

    剛和許英才打了招呼,那張大師就“咦”了一聲說:“這屋子里戾氣好重,有大家伙啊!”

    說完,他立刻從皮包里取出一個瓷瓶,然后滴出兩滴在手指上,再在自己的眼睛上擦了一下。

    我知道,那是黃牛的眼淚,是用來看眼的靈介之一。

    開眼之后,張大師“啊”了一聲,往后退了一步道:“好囂張的孽畜,你竟然敢堂而皇之的站在本道面前。”

    許英才在旁邊趕緊把這邊發生的情況,以及我的事兒說了一下。

    聽許英才說完,張大師才注意到我,他皺了皺眉頭道:“你控制那鬼物?你可知道養鬼也是犯了大忌的?是要遭天譴的。”

    我笑了笑沒說話。

    張大師又道:“你既然是來驅鬼的,又何以用這鬼物嚇唬事主呢,這不合規矩啊。”

    我依舊不說話。

    張大師自持年紀比我大,所以就覺得本事也比我這個年輕人強,便問我:“你跟著誰混,在市里我有些名頭,在這里出案子的人,都要給我幾分薄面,年輕人,休要太猖狂了。”

    我沒有和張大師說話,而是對那紅衣女鬼道:“把那個家伙趕走吧,記得休要傷人,趕走就好了。”

    那個張大師絕對不會是那紅衣女鬼的對手。

    聽到我的話,張大師立刻從皮包里取出一個八卦鏡,那八卦鏡上陽氣很重,絕對不是那個張大師自己的,而是有厲害的人贈予他的。

    紅衣女鬼還沒沖上去,就被八卦鏡上的陽氣給逼退了回來。

    張大師這個時候也囂張了起來道:“知道我的厲害吧,想用一只小小的紅厲鬼趕我走,你未免太小看本道了。”

    說著那張大師又從皮包里掏出一張束魂符來,雖然是一張黃階的符箓,可用來封那紅衣女鬼,已經夠用了。

    我自然不會讓其得逞,就在旁邊捏了一個指訣,一股相氣直接飛出,直接把張大師手中的八卦鏡打掉在了地上。

    至于他的那張符箓,還不等他操控,直接在他手中“轟”的一聲,燒成了灰燼。

    張大師嚇了一跳,不等他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兒,紅衣女鬼已經沖了上去。

    張大師反應也是快,地上的八卦鏡也不撿了,直接轉身就跑。

    這個時候,丫頭慢慢地走過去,把掉在地上的八卦鏡撿了起來,然后送到了我手里道:“爸爸,這是什么東西,我感覺有些奇怪啊。”

    的確,這八卦鏡雖然有些年頭,可它本身的陽氣并不是很重,可它偏偏能散發出一股極強的陽氣,這是怎么會回事兒?

    是從鏡子的里面散發出來的!

    鏡子里面!

    想到這里,我仔細拿起八卦鏡看了一下,里面只有我的模糊的成像,我用心境之力也沒有太多的發現。

    這是怎么回事兒?

    我在這邊觀看銅鏡的時候,許英才和張梅的婆婆已經看傻眼了,張梅也是驚訝地拽拽趙靜芳,問她是怎么回事兒。

    趙靜芳道:“我的這個朋友可是有大本事的,你公婆怕是要惹禍了。”

    趙靜芳的聲音很低,不過我卻是聽的清楚。

    許英才那邊沒有聽到趙靜芳說的什么,他愣了一會兒,想要追下去,可剛走了幾步又停住了,因為那紅衣女鬼也是追下樓去了,他可不想一個人去面對那紅衣女鬼。

    這許英才也算是有些膽識,他雖然也害怕,可還沒有到了亂了分寸的地步。

    他大概知道,我不會讓紅衣女鬼傷害他們,便大聲道:“小子,算你厲害,不過你得罪了張大師,就等于得罪了他背后的組織,等他找人來,看你怎么收場,你攤上大事兒了。”

    我懶得理許英才,我現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鏡子上。

    這鏡子竟然能夠屏蔽我的心境之力,可見并不是凡品,可這樣一件東西怎么會在張大師那樣的人手里呢?

    難道那張大師真的有大來頭嗎?

    只不過就算再大的來頭,我也不怕,因為我現在可是五鬼圣尊,靈異分局的三元老之一。

    不一會兒那紅衣女鬼就回來了,她的任務完成后,仍舊呆呆地站在大廳中間。

    她狠狠地瞪著張梅,不過她身上又沒有殺氣,她沒想著殺張梅,只是恨,只想著嚇唬一下她,只想出一口氣。

    一直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兒,我也沒有去問,因為我眼下更關心那個張大師會叫怎樣的幫手過來,這事兒越來越有趣了。

    我之所以認定那張大師會回來,是因為這銅鏡的寶貴,這么寶貴的東西,他不可能扔下不要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http://www.pmcvcm.live/txt/39016/117854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