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圣墟 >第1119章 通天仙瀑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119章 通天仙瀑

    “孟婆湯,一碗湯汁逆了陰與陽,塑了根基壯命魂,剪了鐐銬搭道橋,直通霧區盡頭證終極。”

    一位老嫗年歲太大了,佝僂著身體,十分矮小,不過一米五高,骨瘦如柴,膚色暗淡發黑,她眼窩深陷,臉上滿是褶皺,雙唇青紫,牙齒近乎落光。

    她在叫賣,居然是陽間赫赫有名的孟婆湯,最是滋補身與魂。

    那里有一座橋,石拱面,樣式極其古老,橋體規模不算小,稱得上恢宏,滄桑古意斑斑,經歷過漫長時光的洗禮。

    橋體就在那通天仙瀑不遠處,橫在匯聚成河的水面之上。

    在橋身上只有那么一個老嫗,在吆喝孟婆湯,在此做生意,身上穿著陳舊的服飾,像是從許多個時代前的古墓中爬出。

    “這門生意居然還在!”楚風的袍袖內,天金石棺中古塵海心中凜然,倒吸一口涼氣,深感吃驚。

    “史前歲月就存在?”楚風問道,這就相當的驚人了。

    古塵海點頭道:“是,當初就有這門生意,不過賣孟婆湯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他們兩人暗中交流,倒也不擔心被強者發覺,因為楚風將手放在小棺上,不需要散開神念過遠。

    此外這是通天仙瀑所在地,所有強者的感知都會銳減,被這金色的壯闊瀑布所彌漫的特殊氤氳霧絲消弱,莫名的駭人,下降的程度非常厲害。

    古塵海驚悚,當年有些深不可測的組織,居然跨過無窮歲月,渡過各種劫難,呈現到這一世來。

    甚至,他能夠看出,老嫗手中那個黑釉碗還是當初那個,漆黑而瘆人,碗上銘刻著復雜而詭異的符文。

    “大娘,多少錢一碗?”

    有一位雙十年華的年輕女子問道,長相清純而秀氣,眸子清澈,一身月白色長裙飄動,迎風獵獵作響間,仿佛要乘風歸去的仙子。

    “一兩母金一碗湯。”老嫗說道,站在橋上咧著嘴,就只有那么一兩顆牙齒了。

    清麗女子嘆氣,微微施了一禮,轉身就走,母金這種東西太稀有,這是戰略性物資,是打造究極兵器的材料,舉世難尋。

    誰要是得到,都會熔煉進家族內的鎮族兵器中,怎肯出售?

    楚風聽到后也是無言,一碗孟婆湯居然這么貴,需要一兩母金交換?他覺得太黑了!

    “還是原來的價格,聞著也是原來的味道,多少年了,物價飛漲它都沒變,良心價啊。”古塵海居然在感嘆,說他當年還曾喝過一碗。

    楚風很想噴他,這還不嫌貴?

    但想到當初他有黑手大哥罩著,估摸拿出一兩母金也不算什么,優渥的背景與底蘊,老古當初妥妥算是一個鉆石王老五。

    老古憤憤,道:“小子,你現在終于知道了吧,當初搶了老夫多少母金?你可是直接洗劫過去五六罐孟婆湯!”

    楚風以前還真沒什么概念,不知道孟婆湯這么值錢!

    “這東西補根基,滋養魂光與肉身,沒有一點副作用,自然價值駭人!”老古說道。

    楚風揉了揉臉,讓自己變得越發不像原本的楚風,避免被人認出,事實上來這里之前他就有所改變,利用場域手段,改換形體真容。

    “大娘,除卻母金外,您這還接受其他東西來交換嗎?比如,天金石。”

    當老古聽到楚風這么詢問,當時就氣夠嗆,這小王八羔子不久前恨他總是提青詩,拿天血星空母金劍狂剁石棺,脫落的石皮都被楚風給貪污,據為己有,現在居然拿出來要買孟婆湯。

    “小賊!”老古暗中運氣,鼻子噴白煙。

    “可換,一兩母金等價為十兩天金石。”老嫗咧嘴笑了笑。

    楚風總感覺她褶皺的皮膚快爛掉了,隨時會脫落,有些嚇人。

    同時他非常驚訝,這天金石居然這么值錢,跟母金兌換起來,居然可以達到十比一,這有點出乎他的預料。

    仔細想來,老古用一具天金石棺葬己身,那還真是相當的奢侈與華麗,了不得啊!

    “好嘞,大娘,我了解了,等我有錢了,一定會來買上兩碗孟婆湯,喝一碗倒一碗,豪邁一把!”

    老古聽聞后,這叫一個氣,他知道這小賊身上有現成的天金石,都是掄劍從他身上剁下來的,早晚會來這里買湯喝。

    這片地帶太開闊了,通天的瀑布極其壯觀,從域外垂落下來,聲勢駭人,宛若一片金色的星河傾瀉,萬古不熄。

    除卻近前的石拱橋外,遠處還有一些簡陋的石頭亭子,粗糙的石塊簡單堆積起來,非常的原始。

    那里有不少人,從老人到青壯,再到少年,不限于年齡,都在出沒。

    居然是一片簡陋的坊市,破舊而粗糙的石頭亭子中有人擺放物品,就放在石桌上,供人觀看與交換。

    甚至,在原始的石頭建筑外還有一些草席,有人盤坐,賣一些奇異的物品。

    楚風心中一動,走了過去,因為他看到鵬皇、鳳凰仙子等一些認識的進化者都走了過去,隨后更有鐘秀、映無敵等人臨近。

    接著,林諾依也出現,走到那里,在挑選物品,身后跟著兩名老者,時刻守護她的安全。

    她雖然只有十一二歲的樣子,但是卻已經空靈而飄逸出塵,有種難以言述的仙道氣韻,宛若天仙子降世。

    楚風心頭一震,少女風情很純凈,可是也在她身上有種隱約間的天威,透過冰肌玉骨,若隱若無的散發,唯有他這種肉身輪回者才能感應到!

    楚風凜然,在這個疑似林諾依或者她女兒的身上發生了什么?

    他想到了在輪回終極古殿中看到的那道身影,衣袂展動,風姿絕代傾城,神采過人,無以倫比。

    在那座古殿中,有許多闖過輪回的人的烙印,被那古殿所銘記,鐫刻下來。

    連楚風都在那里被迫留痕,他也因此而刻寫下一句話:無敵是多么寂寞。

    “跟那輪回地的身影很像,雖然還略顯稚嫩與青澀,但是風采與氣韻簡直是一致,稱得上神似!”

    楚風怎能不吃驚?難道真是輪回殿中看到的那個風姿絕世的女子,不知道誕生于哪個進化文明時期,反正是極盡遙遠的漫長歲月前,她曾闖過輪回,難道現在又一次成功轉世?!

    他猜測,隨著時間的推移,恐怕在這個少女身上會體現的淋漓盡致,將那殿中女子的姿態,那種天威全部呈現出來。

    “不簡單啊!”楚風眸光明滅不定,在很遠處盯著她的背影看了又看,這到底是林諾依,還是她的女兒?從時間上來算,應是后者才對。

    遠處,那少女神覺太敏銳,在楚風才側身的剎那,就轉過身來,向這個方位看了幾眼。

    顯然,她心有所感,覺察出有人在看她。

    差一點就被發覺,這讓楚風深感驚異,這種神覺太驚人了,他都已經壓制自身各種氣息,毫無波動,都能有感?

    他相信,這不是正常的神識感觸,而是一種本能。

    因為,這個地方的仙瀑散發的氤氳霧絲壓制所有人的精神。

    “咦,她果然也來了!”

    楚風發現映謫仙,身段婀娜,姿容秀麗,堪稱國色天香,同時有種淡淡的出世感,猶若獲罪的天仙子轉世在人間,飄渺而朦朧,整個人都籠罩著淡淡的白霧,給人難以接近、不食人間火之感。

    這些年過去,她姿容未變,而且氣質更為出眾,她算是“陰間種”的佼佼者,來到陽間后這是有了質的蛻變。

    楚風思緒萬千,不知道其他進入陽間的故人怎樣了,是否也有了難得的際遇?

    紫鸞、元魔、姜洛神、道子金鱗、佛子釋宏……有著太多的人,不知都分散在何方。

    楚風又一次揉臉,讓自己變得越發陌生,哪怕熟人相逢,也難分辨,因為這里有些人真的信不過!

    “老古,你看到沒有,那些走過去的神子、天尊門徒可都是有護道者啊,都有神王跟隨,保護他們,我這樣出現行嗎,單憑你靠的住嗎?”

    “我雖然恨不得將你切片,研究一下你為什么從頭壞到腳,但是,一碼歸一碼,既然你答應給我一點魂肉,我接下來的幾年就賣給你了,負責為你血戰,即便是神王來挑釁,我亦當浴血搏殺,鎮壓之!”

    古塵海回應,為了魂肉,他可以放下任何成見,即便被楚風坑過,而且還是他的最強情敵,也在所不辭。

    只因當年他大哥都在尋找這種物質卻不可得,須知,黎龘打遍天下無對手,什么好東西沒見到過?連究極至寶都敢染指,敢去搶,唯有魂肉成為永遠的遺憾。

    他相信自己大哥的眼光,因此無論如何都想得到一塊魂肉。

    他有一定的底氣,在太武祖墳中進化迅猛,實力提升了一大截,雖然離昔年還遠,但他自信對上神王也能力抗,無懼之!

    “當然,你千萬別主動惹事,最起碼混沌眼中的存在不可觸怒!”老古告誡,相當的忌憚。

    挨著仙瀑有幾口如同海眼般的漩渦,那里混沌在旋轉,當中盤坐著莫名的可怕的身影。

    老古嚴重懷疑,那里盤坐著天尊,甚至有大能坐關!

    楚風來到石頭亭子近前,賣的都是什么破爛東西?他有些目瞪口呆,比如一個烏漆墨黑的海螺,都有些破損了,結果堂而皇之的擺在石桌上。

    “走過路過,莫要錯過,這可是仙瀑中沖下來的天物,一旦煉成秘寶,威能莫測,當年有人煉成一驚世法螺,吹響后,一夜間屠滅三大族群,震驚陽間!”

    賣主是一個中年男子,在認真叫賣,言語間相當自信,似乎推銷的是一件可以鎮世的瑰寶。

    旁邊,一座粗糙的石頭亭子中,一個老者不屑,瞥了一眼后,就不緊不慢的介紹自己的物品。

    “看到沒有,這個破損的石壺,雖說壺嘴缺失半截,不是很完整,但是來頭甚大,這可是仙瀑中浮現的煉制天物,這可不是什么貝殼、浮木所能比的,這要是修復好后,有可能就是一件究極物品!”

    老者話語平緩,舉起四寸高的石壺,神色凝重,道:“你們知否,我陽間就有一件究極至寶,也是石質的,哪怕已經消失在歲月中,但是它的傳說,它的輝煌,它舉世無雙的攻擊力,依舊在究極強者中流傳,號稱一器撼陽間,壓制數個時代!”

    這種話語對于初入此地的進化者很有誘惑力,全都駐足,因為的確聽師門祖師點評過進化史上的一些兵器,提及過這么一件古器,疑似石質的,可是卻沒細講。

    “你們可知所謂的葬仙時代若是沒有那件古器橫壓陽間,我們就失敗了,全靠它擊敗仙族,將他們葬進歷史的塵埃中。”

    楚風狐疑,不是有種猜測,仙族不見得敗了,而只是被隔絕在另一片時空嗎?究竟是否為陽間勝利都不能確定呢。

    老者道:“你們要知道,剛才所說的那件舉世無匹的器物,號稱可鎮壓仙族的至寶就是從這通天瀑布中沖擊出來的,而我手中的石壺雖然有損,可若是修復,誰敢說不是第二件無上瑰寶?”

    楚風聽的一陣無言,他敲了敲手袖子中的小棺,詢問老古,這里的器物靠譜嗎?

    “史前時代,這里也有這種打撈者,其中有部分的確是從通天瀑布中沖擊下來的物品,但魚目混珠,完全要靠自己的眼力,至今這個時代就不好說了,不知道當世人的誠信度如何。”

    老者這里的攤位上聚集了很多人,一些進化者紛紛上手,探查石壺,許多人皺眉,沉默不語。

    這東西的確是老物件,而且,內部刻寫有復雜難測的大道符號,但相當的殘缺,若隱若現。

    楚風放眼望去,很多攤位前都聚集滿了人,包括林諾依、鵬皇、映無敵、鐘秀等都在選擇,想要購買。

    “老古,我怎么覺得,這地方的器物都不簡單啊,而且很多人的確想購買?”

    “自然,若是手持一件從仙瀑中撈出來的器物,在瀑布中坐關與進化,將會事半功倍,這是前賢的總結。”

    居然有這種緣由,楚風恍然,難怪此地人氣這么高,但凡來這里的進化者都想尋到合適的物件。

    突然,遠處傳來噪音,一大群進化者都蜂擁過去。

    “母金爐?!”

    “啊,居然有這種東西,別管真假,單說它的材質就傲視此地一切了,這東西無價!”

    “天啊,這居然是時光母金,這種究極材料比其他母金都要稀少,多少個時代都難以出世一次。”

    不遠處的驚呼聲此起彼伏,引發巨大轟動。

    那個攤位只有一張草席,盤坐一個中年女子,嘴巴緊閉著,什么都沒有說,全靠物品吸引人。

    誰都沒有想到,居然有這種器物出世!

    在人們的印象中,這里的器物九假一真,大多都是仿造的,現在有人拿出時光母金煉成的一座爐體,太驚人了。

    哪怕是作假,這也夠嚇人,夠恐怖的,這材質別說他們,就是大能都惦記啊。

    相傳時光母金蘊含時光碎片,有相對應的大道痕跡,常年以血肉溫養,以魂光交融,能感悟時間之力!

    誰不在乎?這種材質太驚人,別說造成兵器,就是原胚都會讓人眼紅,一教鼻祖都要競價爭奪。

    結果,現在這種地方出現一座拳頭高的爐體,怎么可能不會引發震撼?

    “這爐子是從通天瀑布中撈出來的。”那中年女子開口,僅此一句話,少言寡語。

    古樸的爐體繚繞著時光之力,自身雖然質樸,但是外部卻有一層驚人的光暈。

    此時,拳頭高的小爐正落在映謫仙手中,她在仔細觀看,其他人則圍在那里,都在等著親自上手探查。

    誰又說今天會斷更的,晚上還有第二章。


  http://www.pmcvcm.live/txt/72929/173436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