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第一百五十二章 他討厭漠視自己的顏樂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五十二章 他討厭漠視自己的顏樂

?    她收起自己的怒火,轉頭對皇太后微微一笑,輕聲道:“皇奶奶,靈惜吃飽了,先回去了。”

    顏樂不給皇太后答應的時間,直接抽出了自己被她強拉著的手,起了身跑出去,她依著燭光照亮的小徑快走著,意識到自己忘記等盼夏,無奈的往回走。

    “盼夏,”她小聲的喚著,希望那往自己來的腳步聲就是她。

    “小小姐,你走的好快。”盼夏氣喘吁吁的跑到顏樂的身邊去。

    顏樂看著盼夏急急的喘著氣,小臉漸漸的通紅起來,心情輕松了些,像往常一樣抬手去掐著她圓圓的小臉,她手上的力氣很小,惹得盼夏感覺癢癢的,躲開了她。

    顏樂更覺得好玩,故意裝作要去捏疼她。

    她還未真正笑出聲,便聽見又有腳步聲往這來,她急忙拉起盼夏的手,小聲說:“快走,有壞人要來了。”

    她們急急的跑起來,往含蓮宮去。

    顏樂莫名的起了一個想法,如果來的是梁依萱,她一定會喊,大聲的喊自己的全名,而后威逼自己停下來理她。

    “武靈惜!站住!”

    梁依萱跑得極快,但她仍是跑不過顏樂的,所以她直接對著前面的身影大喊,她有正事要說。

    “我有正事和你商量。”

    顏樂極不情愿的停下腳步,回身一臉狐疑的看著梁依萱開心的往自己來。

    “依萱公主何時?沒有的話我想回去了。”

    “靈惜表姐!”

    梁依萱出乎意料的叫著顏樂表姐,臉上也意外的沒有怒氣,洋溢的是興奮。

    “靈惜表姐,你有沒有覺得我五皇兄和穆哥哥有一些像!都一樣的不愛說話,一說話就冷冰冰,看人的眼神也很冷漠,對不對!靈惜表姐,你剛才和五皇兄好合得來呀!我第一次聽五皇兄說了這么說話!”

    顏樂不想再聽她說一些無厘頭的傻話,想打斷她。

    但梁依萱才剛說到重點:“靈惜表姐,你和五皇兄在一起好不好!”

    顏樂驀然覺得她聽了笑話!她不想再停留,直接兩個字回答梁依萱。

    “不好!”她只要凌繹,誰都不要,像也不要,一模一樣的都不要!她只要現在這個凌繹,這個要自己許諾,和向自己許諾生生世世在一起的凌繹。

    跟在梁依萱身后出來的梁啟珩將兩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他覺得自己真的很可笑,因為自己竟然很期待武靈惜的回答,自己竟然祈求起來,祈求她說好。

    “武靈惜!為什么,他們很像,難道你不覺得嗎!”梁依萱的幻想被顏樂打破,怒氣陡然升起。

    梁啟珩故意放輕腳步聲,他想聽,他想聽她的回答,自己和穆凌繹,在她心里到底像不像。

    顏樂極快的躲開追上來,又要去拉她手的梁依萱,她厭惡的看著她,聲音凌厲了起來。

    “梁依萱,你覺得像是你的事,但我覺得不像!我的凌繹是最好的,誰都替代不了。”

    “霆漠表哥也會說過他們像!”梁依萱想起顏樂除了穆凌繹,還和她的哥哥關系很好,所以她不死心的想繼續說服她。

    “哥哥說的時候我也回答不像了,你們要都覺得像,你們自己去討論,別扯上我。”顏樂絲毫不在意又有人說穆凌繹和梁啟珩像,她完全不想聽這些謬論。

    “武靈惜,你一直說不像,為什么,你說為什么不像!”梁依萱氣急敗壞,她要武靈惜說說到底為什么不像!明明都那么冷漠,都那么無情,都眼里只有她!

    “全都不像,我的凌繹從來都不會對我大聲的說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不會,威脅我的時候也不會;我不好的時候他不會厭惡我,他會安慰我;我惹他生氣的時候道歉的卻是他;明明受傷的是我,但他卻比我還心疼;他在我心里誰都取代不了。”

    “梁依萱你放棄吧,凌繹和我,會生生世世在一起,你永遠沒機會。”

    顏樂的每一句話都是發自內心,她永遠都知道凌繹對她有多好,她永遠都會記得凌繹的承諾,她不會把他讓給別人!

    “武靈惜,你為什么要回來,為什么,明明你不回來,穆哥哥就會被我感動。”

    梁依萱滿臉的淚水,她近年來在馬場盡力的學著騎射,就是因為穆哥哥拒絕的都是柔柔弱弱的官家小姐,她想,只要自己不柔弱了,穆哥哥就會喜歡自己,但武靈惜卻回來了,還帶著穆哥哥的愛!

    “愛一個人,與遇見什么人都沒關系,就算我沒和他在一起,他也不會和別人在一起。”顏樂看著梁依萱滿臉的淚水不免有些動容,語氣平緩了些,她記得凌繹說過,如果自己不出現,那他會選擇孤獨,一個人孤獨。

    “我不信!”

    武靈惜就不是柔柔弱弱的女子!那么如果她不出現,那穆哥哥總有一天會喜歡上自己的!

    “依萱,你還小,看開些吧。”顏樂見她又有撲上來的怒氣,不緊不慢的拉著盼夏往后退了幾步。

    “公主這話說得好似見過世間萬事。”白易是跟著梁啟珩的后面出來的,但他走得不急,所以到這,只才聽見后面顏樂在說她和穆凌繹之間的愛與隔著什么人都沒關系。

    白易很相信顏樂和穆凌繹兩人之間是這么想的,但別人不這么想,特別是自己只要說出了那些話,身旁這個啟珩皇子也不會那么想了,他——會越想得到顏樂,他越會覺得顏樂的感情廉價。

    “公主是不是因為是穆統領救了你,你又是初遇男子,所以才如此深愛的。”

    白易的話聽在梁啟珩耳里,他真的覺得顏樂對感情之事的草率,她拼命的示愛穆凌繹,急著要嫁他,不容別人惦記他,是不是因為他救了她。

    而她對他的愛,不過是感激之情。

    可單單感激之情,她怎么會說出那些出自肺腑的話呢。說到底她還是個濫情的女子,一個連諾言都可以忘的女子。

    顏樂銳利的眸光直直對上白易溫和的目光,她有些恍然,她強逼自己冷靜,而后回想當初凌繹的結案卷宗。顏樂清清楚楚的記得,當時凌繹為了少些事端,說的是自己回想起的身份,而自己十二年來都被收養,無災無難。

    但為什么白易會知道!他知道自己是凌繹救回來的!

    “師傅,我從來都沒說過是凌繹救的我,師傅看過公布的巨宗嗎?我十二年來無災無難,并沒有被搭救一說。”

    “武靈惜,你別狡辯了,你十二年來無災無難,你會受著一身傷回來?你就是因為穆哥哥救你你才愛他的,我要告訴穆哥哥,你對他不是愛,只是感激!”

    “公主,我的猜想和依萱公主一樣,”白易很是平和的說,絲毫不為顏樂懷疑的眼神所動,突然,他好似想起什么,驚訝的說:“不過公主,您昨日來時那樣憔悴,今日怎么就好了。”

    “許是她根本就沒受過傷。”梁啟珩冷冷的說,他看著渾身寒氣的顏樂,覺得這才是真的她,和自己對敵的她便是這樣,眼神凌厲得要將你看個透徹。

    “五皇兄說得對,武靈惜就是想讓穆哥哥對她負責而已。”于梁依萱而言,只要是對顏樂無用的言論,就都是事實。

    “表妹就那么想賴上穆統領嗎?自降身價的往上貼?”梁啟珩對顏樂的偏見也到了極深的境界,他覺得顏樂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騙子。

    “隨你們怎么說吧,我回去了。”顏樂不想再聽下去,梁啟珩,梁依萱不愧是親兄妹,一樣的蠻橫,一樣的不講道理。

    她轉身去牽起盼夏,與她離開。

    但梁啟珩已然不會讓她就這樣離開,相比起那個怒氣滿滿,與他爭論的顏樂,他更討厭這個漠視自己的顏樂。

    他極快的跟上她的腳步。

    顏樂緊蹙著眉避開他欺近身的身體。

    梁啟珩被她眼里的厭惡惹惱,故意捉住她避開的手。

    她厭惡自己,那自己就要她厭惡到底。

    “放開。”顏樂的話里不帶任何情緒,冷得像凜冬的風。

    “不放。”梁啟珩的眼里是深深的陰郁,他要她正視自己。

    “你不是嫌我倒貼,自降身價嗎?”顏樂冷冷的盯著他,她眼里的陰郁漸漸深過他。

    “你不是很渴望嫁人嗎?我也可以娶你。”她不過是想嫁給有權勢的男子,那自己身為皇子,更合適。

    “表哥這話太過讓人匪夷所思了,還請三思而行。”顏樂說著,眼里漸漸浮現起不解,她驀然想起凌繹和哥哥的話,難道小時候真的留下了什么誤會?

    “那你的所作所為可有三思過,你有什么權利說我比不上穆凌繹。”明明她的哥哥,自己的妹妹都說自己像那個人,但她卻極力的否認掉,還說在她心里誰都不及穆凌繹!

    “在我眼里,誰都比不上我的夫君。”顏樂再次重復他的不及,她說得極認真,好似在做出承諾。

    梁啟珩的怒氣愈發重,夫君,又是夫君,梁啟珩氣得想將顏樂的手捏碎。

    顏樂緊皺著眉頭忍受著手臂傳來的強烈痛感,她不會和他示弱,永遠不會!
  http://www.pmcvcm.live/txt/86786/219993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