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第四百零七章 向虛無而去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百零七章 向虛無而去

    她在擔心自己會傷害她的——穆凌繹嗎?

    是。

    顏樂很擔心。

    所以她情愿穆凌繹辛苦點,就在這,不要一個人回去。

    她緊緊的牽著他,將他推在武霆漠的床沿上,像剛才他讓照顧自己的身體一樣,讓他靠在床邊,身子放松。

    “顏兒,”穆凌繹拉住要離開他的顏樂,將她抱住,然后她也順勢坐下。

    她看著他,小嘴張了張,最后閉上,一句話都沒說,轉身去看著武霆漠。

    武宇瀚在一旁守著,也將兩人對彼此的關懷看在眼里,他驀然覺得此時讓他的心里覺得安慰的,就是這一幕了。

    他的妹妹,找到了一個會好好愛她,待她的人。

    “靈惜,”武宇瀚不同于顏樂的沉默,他想讓她說話,讓昏迷中的霆漠感受到他的身邊,有著自己,有著妹妹,他們都在這,守著他,他應該快些清醒過來。

    “恩,”顏樂聲音很輕很輕,她目光留戀的從武霆漠的臉上移開,看向自己的大哥,微蹙著眉對著他做了一個禁聲的小動作。

    武宇瀚看向她的目光還是那樣的溫柔,帶著疼惜,對著她搖了搖頭。

    “靈惜,和霆漠說說話,好嗎,讓他知道,我們都在他的身邊等著他快些清醒過來。”他的聲音,很平常,不大聲,也不小聲,溫柔之余,很是清亮。

    顏樂有些不解,回頭去看穆凌繹,見他已經柔著聲音開口。

    “顏兒,和武將軍說說你有多么想他,有多么迫切想要他醒過來,然后讓他不要再貪睡了。”

    穆凌繹的話,掩飾著沉重。

    他不知道為什么武霆漠在睡了四個時辰之后一點動靜都沒,連最基本的反應——對疼痛的感受都還沒恢復。

    他想,武宇瀚的辦法是很好的。

    讓陷在昏迷之中的武霆漠感受到身邊的吵雜,感受在他的家人在等待著他醒過來。

    顏樂看著穆凌繹,點了點頭。

    武宇瀚本是沒有心情去說這樣的話的,但此時,他需要說。

    “靈惜,你相信穆統領,多過大哥太多了。”他的聲音里帶著點點無奈,好笑自己的妹妹只有對穆凌繹的話才說百分百信任的。

    梁啟珩斜靠在一邊,看著他們兄妹兩的——打趣,心里覺得苦澀。

    以前,這樣的話,說的是:靈惜,你相信啟珩怎么多過相信大哥呢,大哥不會騙你的。

    小時候的她太好騙了。

    如果現在的她,也那么的好騙,就好了。

    但——不可能了。

    顏樂小嘴張了張,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要在平時,她會...違心的反駁的,如何安撫著大哥,哄著大哥開心。

    但現在她沒有心力做這樣的事情。

    她連說話都覺得費勁,只想那樣的看著哥哥,守著哥哥,讓他快些休息夠,然后快些醒過來。

    所以最后,接話的是穆凌繹。

    “世子見笑了,顏兒只是覺得凌繹懂醫,是出于詢問大夫的心理。”穆凌繹少有這樣的禮貌,對著別人解釋顏樂對他的信任,是出于理智的知道他懂醫,才會一昧的信任自己。

    顏樂聽著穆凌繹的話,微蹙著眉抬眸看了他一眼,還是沒法將話說出口。

    她只能聲音微弱的叫了聲:“哥哥~”

    穆凌繹的心,不斷的抽疼,與武宇瀚很是同樣擔憂的對視了一眼,再看向顏樂,兩人都不知道接下來,要如何的開口了。

    但梁啟珩卻從后面走了上來,看著坐在床前的顏樂,淡淡的說:“靈惜,如果讓二皇姐來看看霆漠,他會不會就怕得起來了。”

    他和霆漠那么多年的感情,他知道霆漠每一次對他的二皇姐都是極為不待見的,只要二皇姐一出現,霆漠必定會火急火燎的逃掉。

    無論在什么場合,都是。

    顏樂聽見梁啟珩提起了梁依凝,心里無奈,皺著眉,看著武霆漠毫無血色的臉,低低的說:“表哥,別去把表姐叫來,我討厭表姐,我才不要表姐和哥哥在一起呢。”

    她難得的如此任性,對著自己的哥哥,說出一個妹妹會說的尋常胡鬧。

    武宇瀚聽著顏樂第一次將她的私心,表達得如此的明白,特別是真的出于將她當成妹妹說得如此的任性,心里莫名的欣慰。

    她應該常常這樣的。

    他們是兄妹,妹妹說什么任性的話,他們都會聽著,哄著的。

    他看著她低垂著眼里,聲音變得十分的寵溺。

    “靈惜不喜歡依凝,霆漠也不喜歡依凝,他不會娶依凝的,不會讓依凝來當你的嫂嫂。”他想,妹妹喜歡,也是很重要的,畢竟自己的妹妹,那么的可愛懂事,如果別的女子和她合不來,那說明那女子也不適合來到他們武家。

    但顏樂聽到‘霆漠也不喜歡依凝’的話時,眉心緊蹙得愈發的緊。

    “其實......”她遲疑了一會。

    “哥哥,我要把你的秘密說出來了,對不起。”她看著武霆漠恬靜的睡顏,突然對著他道歉。

    她抬頭看了三人,看著穆凌繹,看著武宇瀚,看著梁啟珩,遲疑了一小會之后,回望武霆漠,聲音很是平靜的傳出。

    “哥哥是喜歡表姐的,只是他說,他不想喜歡了。哥哥表面上看著是很開朗,很不在意任何事情的人,但他的心,比任何人都還要敏感,他容不得感情里有一絲利用,更不情愿他的感情被推上利益場,哥哥心里有傷,但他卻一直藏著,不讓任何人知道。”顏樂的回想著從回家以后,武霆漠的一言一行,淚水充盈著眼眶。

    她這次,話變得那么的自然,不用勉強,就可以一直說著。

    “哥哥——其實好傻,一直講著不好笑的笑話來逗別人,但卻忽視他自己想要悲傷,想要釋放悲傷的心。他明明也很想放縱他壓抑的一面,宣泄那一面的,但只要我們悲傷,他就會笑著,一直笑著,說著話來哄我們開心。”她的心,明明變得很平靜,但聲音,卻因為淚水,變得有些抽泣。

    穆凌繹的心,瞬間被提了起來,他的雙臂微微的護住她顫抖的身子,并不阻止她繼續說,也沒有去將她的身子掰回來,幫她擦眼淚。

    他想,她說的宣泄,也是她此時需要的。

    所以自己,應該讓她宣泄完。

    顏樂感受得到穆凌繹的體貼和縱容,嘴角漸漸的笑了,聲音變得——輕快,要武霆漠知道她獲得了幸福,但他還得尋找幸福,所以——要快點醒過來。

    “哥哥,快點醒過來,然后以后不要再說傻話了,不要做傻蛋了,不然不會有女孩子再喜歡你的,你找不到喜歡的人,就只能一直看著我和凌繹恩愛呢,你總是亂說,你心痛,不滿我只顧著凌繹,但其實你很開心,是不是?你看著凌繹對我好,你其實很開心?對不對?畢竟你說,幸好凌繹追去了連城,不顧我是刺客,是殺手的把我帶回來。”

    她的聲音帶著迫切,在武霆漠倒下之后,第一次帶著迫切。

    “哥哥,快點醒過來,你醒過說到底是誰害的你,然后妹妹去替你報仇,讓傷你的人付出比此還要沉重百倍的代價!”

    話落,她的淚水也傾泄成河。

    她就著直接的衣袖胡亂的擦干,然后哽咽起來。

    沉睡之中的武霆漠,聽著那無限被放大的哭泣聲,很想很想起身,去安慰自己的妹妹,去將她摟進懷里。

    安慰她,不哭,別哭,會變小花貓的。

    但他的身體,他的眼皮,沉重得他因為做不了一絲的動彈。

    甚至身體上的沉重,讓他莫名的要向虛無去,要向無邊無際的黑暗而去。

    武霆漠不舍得,他害怕一進入那片黑暗,那自己就再也不能見到可愛的妹妹,愛哭的妹妹,總是被傷害的妹妹了。

    她一直在自己的身邊,是吧。

    她一定一直在哭。

    畢竟自己被人砍了那么多刀。

    唉,傳出去還真是有損本將軍云衡第一的威名呀。

    武霆漠想著,覺得自己做人真是失敗,保護不了自己的妹妹,還惹得她哭得那么的傷心,現在還昏迷著,被別人笑話。

    真真是咽不下這口氣!

    眾人守在武霆漠的床前直到天亮還沒有任何的結果,出于瞞著外面的情況,三人必須去上朝,沒辦法休假在家。

    特別是穆凌繹,顏樂昨夜交代他的事情,他需要去安排。

    顏樂聽著武宇瀚再次要求她回屋去休息,只搖頭,然后看著穆凌繹,眼里是無盡的擔心。

    “凌繹...你...”她想說,她昨夜的決定,會不會太沖動了,然后現在啟珩也知道了,不然就....算了。

    但穆凌繹并不在意這樣會帶來如何的后果,他只在意,她想,他就會去辦。

    他眼里帶著滿滿的疼惜,撫摸她細軟的秀發,低頭留戀的深吸著她身上雖然狼狽,但還是只屬于她的特別的味道,在她的發間,額間,輕吻了好幾下。

    “顏兒乖~你想看見的,不想看見的,都交給我,好不好?你若是還不放心武將軍,就靠在床沿上睡一會,他醒來的一瞬間,你也能知道。”他的聲音很溫柔,動作要很溫柔,讓顏樂輕輕推到他堆起來的軟褥之上靠著,要她不要再僵著身子。

    顏樂不再拒絕,她對著他點頭,重重的點頭,拉著他的衣角,壓著聲音說:“你要小心,小心一切,知道嗎?”她的心,和她此時讓人感受到的一樣,都是無盡的擔憂。
  http://www.pmcvcm.live/txt/86786/247558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