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第五百三十九章 這里也是你的家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百三十九章 這里也是你的家

    自己對他的傾慕在他的眼里,就好似透明的一樣,他狠心,所以也覺得自己會絕情。

    但自己怎么可能會絕情!

    自己回到斌戈之后,根本就沒辦法冷靜下來,心里全是對他的思念。

    如若不是自己后面覺得姐姐和靈惜說的分離更能看清情感有道理,覺得不能把他逼急了,自己在第三天,都要從斌戈跑出來了!

    但現在,半個月過去了,自己的到來,直接讓這一段感情走向了成功。

    他竟然會哄自己了。

    竟然會由著自己坐在他的懷里,抱著他宣泄著這段時間的悲傷。

    這個穆凌源,變成了自己的了。

    墨冰芷哭泣了很久,才漸漸的從思緒中,從悲傷中回神。

    她回神,才感受到。

    原來凌源在自己抱著他哭的時候,手已經環在自己的周圍,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背脊,安撫著自己,用無聲的柔情來溫暖自己的心。

    原來,承認了愛自己的他,會變得這么的溫柔。

    穆凌源看著懷里的墨冰芷漸漸的停下了哭泣的聲音,心也終于不再糾著了。他將懷里的人兒輕輕的推出來,溫柔的擦拭著她滿臉的淚痕,很是心疼她竟然為了自己,忍受了這么大的委屈。

    “以后不用再哭了,我會陪在你的身邊。”他的聲音,現在在對著她的時候,是真的帶著獨有的柔情的,與之前他本身的溫和極為的不同,有著就自己心愛之人的疼惜和寵溺。

    墨冰芷聽著這個連自己設想都不敢設想的聲音和語氣,簡直不敢相信。

    她抬頭看向一直站在穆凌源身后的顏樂,就和上一次也是坐在他懷里的情況一樣,呆呆的問——

    “靈惜~我是做夢嗎?這些是真的嗎?”

    顏樂被墨冰芷逗笑,對著她重重的點頭,不斷的點頭。

    穆凌繹看著自己的顏兒,異常的雀躍,小雞啄米一般的點著頭,好笑的將她摟進懷里。

    “小傻瓜~”他看著懷里的人兒,泛著光芒的目光一直看著終得眷侶的兩人,不覺的低低叫出這個帶著滿滿愛意的呼喚。

    墨冰芷得到顏樂的回答,很是肯定的回答,眼里的迷茫被笑意蓋過,又再次撲進了穆凌源的懷里。

    “凌源~你終于接受我了,終于正視你自己的心了,真好。”她聲音甜甜的說著,很是開心這一切都是真的!

    穆凌源看著懷里突然變得嬌氣的墨冰芷,真的很喜歡她這樣的依賴著自己,很喜歡她會因為自己,而開心起來。

    他的手和剛才一樣,又和剛才不一樣,收緊了幾分,將墨冰芷緊緊的抱住,很是感謝上天給了自己這樣一個機會,讓自己也可以擁有一個心愛的女子。

    自己原以為要孤寂此生,原本以為要徹底的做一個孤獨的人。

    但她卻猝不及防的闖進了自己的生活,闖進了自己的心里。

    自己的心,心甘情愿的讓她深植,讓她去占據。

    “冰芷,謝謝你等了我這么久,以后我會好好待你的。”他的聲音很是輕柔,對著懷里的墨冰芷,第一次對一個女子做出了要相伴此生的承諾。

    墨冰芷很是感動,收緊了抱著他的手,緊緊的埋在他的胸膛之上,默默的流淚。

    她很想回應他如今著動聽得不能再動聽的情話的。

    但自己,卻回應不了。

    因為自己抑制不住要哭泣的沖動,根本說不出話來。

    自己的心,是真的被凌源的愛填滿了。

    他之前明明很溫柔,對自己很友好的。

    但現在接受了自己愛意的他,決定坦然面對自己的他,變得是真真正正的柔情。

    就和穆凌繹對靈惜一樣,溫柔得要把自己溺在他的愛之中。

    自己好喜歡好喜歡這樣變化的他,心一直歡喜著,激動得根本無法去回話。

    穆凌源失笑著,一只手安撫著懷里抽泣著的人兒,一只手直接轉動著輪椅。他想要轉身的,想以兄長的身份讓大家都進屋去的,該用膳了。

    但就在要轉身之際,他微蹙著眉望向羽冉,很是不解他——是誰?

    穆凌繹看到自己的大哥已經和羽冉碰面,牽著顏樂走至他的身邊,先出聲跟自己的大哥說明。

    “大哥,這是宇瀚世子的府兵統領,他是羽冉,亦是凌昀。”

    他淡淡的說完,說得十分的淡然,好似這樣的一件事,對他的心已經沒有任何的波瀾了。

    但但穆凌源抬頭看向他的時候,他緊蹙著眉,與因為自己的話,也緊蹙起眉的大哥點了點頭。

    穆凌源默然了一會,重新望向羽冉。

    羽冉見他再次望向自己的眼睛里,疑惑已然不在,變得是壓抑,是動容。

    他知道,自己的歸來,揭開了他們的父母被害的往事,讓原本都要習慣生活在復仇無望之中的他們,瞬間有變回了那個斗志昂揚的時候。

    羽冉想著,漸漸俯身行了一禮。

    “見過凌源大人。”

    他本就是與人疏離的性子,所以在一時之間也叫不出親昵的稱呼來。但他的聲音和他的姿態,已然有了對兄長的尊敬。他之前就知道,穆凌源的悲慘。他明明是當朝最為杰出的英杰之一。但他卻在仇人的算計中,失去了雙腿,失去了一個男子的所有驕傲。自己之前覺得遺憾,覺得憤慨,但在此時,自己依著他弟弟的身份站在他的面前,看著他真的是徹底的失去了最為重要的行動能力,心是真的為他而難受,而疼痛的。

    為什么他們穆家,要受這樣的苦。

    為什么外敵的魔爪,對準了他們,對準了他。

    相比武靈惜,相比穆凌源,羽冉覺得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幸運,竟然能在仇人的監控中逃脫,而后手武家的庇護安然到現在。

    墨冰芷和顏樂一樣,聽著自己心愛的男子的家族往事,都變得沉默,并不打擾。她們緊緊的,但也默默的心疼著自己心愛的男子為什么那么的讓人心疼,為什么這樣的苦難要降臨在他們的身上。

    穆凌源伸著手,將羽冉作鞠的雙手扶著,親自免了他的禮。

    他現在心里,慶幸蓋過了一切,很是感激上天讓凌昀回來了。父親和母親的遺愿,也算完成了一半。他們在天之上,一定很欣慰,凌昀沒事,凌昀是幸運的,他還能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穆凌源想著,低低的說:“回來就好。”

    話落,他護著懷里不敢亂動,想盡力掩飾掉她此時的存在的墨冰芷,轉動著輪椅朝著自己的屋子而去。

    “都進屋用膳吧,有些事開始被揭開了,需要我們兄弟之間商量商量。”

    穆凌繹聽著穆凌源的話,和望向自己的羽冉點了點頭,和顏樂三人隨后進了屋子。

    落座之后,墨冰芷自己就從穆凌源的懷里出來,坐在他的身邊,她比起往時,少了很多言語,就一直默默的坐著。但當她看見穆凌繹動手幫顏樂盛湯之后,才發現穆凌源將他已經要滿的一碗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對著自己很是溫柔的說:“吃吧。”

    穆凌源想,這個小丫頭肯定還沒吃飯吧,她和顏樂在一起,相比之下就有一點咋咋呼呼的,顏樂還沒用膳,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她,肯定也沒。

    墨冰芷陷在穆凌源對自己溫情到不真實的愛意之中,又是回應不了,只對著他重重的點頭。

    顏樂看著兩人接受了彼此之后竟然變得這樣的和諧,還和自己和凌繹一樣的甜蜜恩愛,心下很是開心,很感激穆凌源是真的愛冰芷,所以才會在自己一再的逼迫之下妥協。他不舍得冰芷悲傷,想要她幸福。

    這樣的初衷,是最為美好的。

    沒有任何的雜質。

    顏樂想著,突然感覺到穆凌繹拉起她的手,溫柔的掰開她的手指,讓她將瓷勺子拿好,然后乖乖的喝湯。

    他是想喂她喝的,但這可愛的顏兒的注意力,自己要將她吸引回來。

    她一直癡癡的看著大哥和墨冰芷,真的讓自己無奈又好笑,覺得她真的和一個姐姐一樣,看見了墨冰芷幸福了,就一直欣慰的看著她。

    顏樂感覺到指尖的觸感,望向穆凌繹的目光有些呆滯。

    “顏兒~吃飯,不然我要懲罰你了。”他對她這呆呆的可愛模樣真的沒有抵抗力,好想將她拉到懷里穩著,然后吃了這個小丫頭。

    顏樂聽到穆凌繹充滿秦色的懲罰字眼,心極快的一頓,緊張起來,看著他嘴角掛著邪魅的笑很是心慌。

    “凌凌繹...吃飯,別亂說話!”她緊張起來,很是害怕凌源大哥還在這呢!自己要是凌繹說出了什么引人遐想的話,是很不好的!

    穆凌繹看著自己膽小的顏兒,手極為溫柔的滑過她的小臉,低笑著回答她:“好~顏兒不怕,乖~”

    他真的極喜歡這樣的哄著嬌弱的她。

    顏樂看著穆凌繹魅惑的笑臉,愣愣的點了點頭,低頭要去照他說的做時,發現了羽冉還一直愣愣的。

    她不禁的就去照顧羽冉的感受,將未動的湯,兩只小手端著放在他的面前。

    “羽冉,給你喝,你也吃飯,不要見外,這里也是你的家。”
  http://www.pmcvcm.live/txt/86786/259033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