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變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變

    顏陌感覺到顏樂對這一幕的厭煩,和當初一模一樣,和梁啟珩繼續對峙著,開口幫她回憶。

    “五皇子當初在宮里如此,現在在侯府也要如此嗎?同樣的事情,你覺得顏樂看了會不會想起什么。”

    顏樂雖然失去了一些記憶,但她不傻,她懂得穆凌繹的意思,懂得顏陌的意思。

    表哥喜歡自己,自己卻和穆凌繹有婚約,還和他私定終身。

    所以表哥討厭穆凌繹是真的,曾經和顏陌發生過爭執也是真的。

    她想著,極快的出聲。

    “表哥,你回去吧。”她說完,這一次將穆凌繹拉著往屋里去,將他推進去。

    她轉身看著不動的梁啟珩,準備再次開口,卻被他冷冷的打斷。

    “靈惜,以后無論如何,你要記得,這條路都是你自己選的。”

    梁啟珩感覺自己心里的恨真的深到不可自拔了,明明她都忘記她了,都有重新選擇的機會了,但她卻聽信穆凌繹的話!再一次將自己推開!

    自己的那些計劃,是她逼著去進行的!

    顏樂不解,看著梁啟珩的背影,以為是自己嫁給穆凌繹這條路???

    她疑惑的看向顏陌,看著他在看自己,笑了笑,好聲好氣的要他先回去。

    “顏陌哈~你先回去,我先和穆凌繹談一談。”

    屋里等著自己的顏兒娘子回來談一談的穆凌繹,看著顏樂的門關上,從她的身后抱了上去。

    “顏兒~我不要你忘記了我,你曾經對我的愛都忘記了,我以后怎么辦!”

    明明剛才在屋外,安撫著顏樂的是他,但現在,想要被安撫的是他。

    顏樂的小臉皺了起來,對于確實很慘的穆凌繹很是同情。

    “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

    穆凌繹聽見她的話,將她轉了回來。

    “顏兒果然忘記我了,都忘記我們之間是不可以說對不起的,想說對不起的時候,要卿卿~”他的眼里泛著楚楚可憐的光,看著顏樂的臉不覺的湊近。

    但顏樂,被他的氣息,噴灑著,環繞著之后,很是心慌的后退。

    “我不要!”她堅定的拒絕了穆凌繹。

    穆凌繹的心頓時跌落了下去,無奈的停了下來。

    他看著懷里堅定的顏樂,慶幸著她還容許自己抱她,那就先不親了,失憶的小顏兒要慢慢哄。

    “好吧~那顏兒,我們到內室去,外邊冷。”他說完,將懷來的她抱起來,往內室去。

    但顏樂看著穆凌繹那要走到船沿處去的腳步,趕緊蹬腿抗議。

    “不可以!那有椅子,要坐椅子。”

    穆凌繹原本沒在意這個,卻突然想到剛才梁啟珩也在著,低低的問——

    “那剛才梁啟珩坐椅子還是坐船。”他的聲音有些壓抑,如果梁啟珩進來自己的顏兒讓他坐床,自己就狠狠的懲罰她,才不顧她想不想得起來呢!

    顏樂聽著穆凌繹這樣的聲音,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很慫很慶幸的回答——

    “坐椅子啊!”

    穆凌繹對于自己的顏兒這種有點貪生怕死的既視感很無奈,覺得很可愛,很是贊同的點頭。

    “恩,顏兒還算懂事。”他的壓抑又消散,變成了滿滿的開心,覺得自己的顏兒真真是變不了的!他的心極為的愉悅,看著懷里的人松開了氣,低頭低低的吻著她的眉心。

    “小傻瓜~”

    他的溫柔和愛意,讓顏樂差點就沉輪了。

    但他的吻落下,顏樂瞬間想起了眉心的紅痕。

    “啊!”她一邊將穆凌繹推開,一邊捂住自己的眉心。

    “不可以看這個!你不可以看這個!”

    穆凌繹看著她的反應,想起剛才開門的時候,她也捂著自己的額頭怎么的說,開口確認道:“剛才也是不想讓我看?”

    他帶著疑惑,抱著顏樂最終坐在船沿邊。他覺得,自己和梁啟珩不一樣,梁啟珩坐椅子,自己得坐船,還得睡在這!

    顏樂重重的點頭,小手的手指露出小縫隙,又極快的合住。

    “對!太難看了這個!還擦不掉!穆凌繹~你說怎么辦~”

    穆凌繹久而不見顏樂在自己的面前注意這些,心下忍不住,笑了開來。

    顏樂以為穆凌繹也是覺得丑,然后在笑話自己,頓時不愿意了!

    她生氣的起身,卻被穆凌繹拉住,重新抱了回來。

    “顏兒乖~不難看,是很好看!”他的聲音帶著能濃的笑意,卻是真的誠意十足。

    自己的顏兒怎么會難看呢??

    笑話!

    自己的顏兒無敵的好看!

    顏樂對于穆凌繹如同忽悠的話很是生氣,她覺得他可能真的不嫌棄自己,但都已經將自己當成笑話看了!還要來欺騙自己!壞蛋!

    “穆凌繹!我真的越來越發覺我們不合適了!我討厭你這種口是心非,將女子當成傻子的男人!”

    穆凌繹的笑臉頓時一僵,緊緊的抱住了懷里的人。

    “顏兒!我沒有!我們很合適的,我們之間很相愛很相愛,你只是忘記了!”他真的太忘乎所以了,都忘記自己的顏兒忘記了關于自己的記憶。自己不可以太胡來,惹得她覺得自己不好。

    顏樂不屑的哼了一聲,覺得穆凌繹這種人說的話,儼然就是花花公子哥的把戲,嫌棄的推著他。

    “忘記了就不愛了,我要去退婚!”她真的覺得如果真的忘記了自己不愛穆凌繹了,那與其將來穆凌繹覺得自己不愛他退婚,不如自己先退!

    穆凌繹被顏樂突然狠心決絕的話惹得心滯,收緊著手臂將她禁錮得不能動彈。

    “顏兒~不可以~不可以~你是我的!不可以離開我!”他的心慌了,真的慌了,害怕梁啟珩已經動搖了她!

    他覺得要讓自己的顏兒快一點想起自己來,因為對自己暖心的她根本就不會說這樣的話。

    而顏樂,震驚的感受到穆凌繹在懺抖!他一個大男人,竟然害怕得懺抖。

    顏樂的心莫名的升騰起異樣來,腦海里飛快的閃過一個畫面。

    在荒郊,野外里,穆凌繹一身粗布衣裳,面色蒼白的懺抖著,問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愛他。

    自己的回答自己聽不見,只知道下一刻,自己直接的穩了他。

    顏樂緊皺著眉頭,在穆凌繹的身前仰著頭看著也同樣有些面色蒼白的穆凌繹,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穆凌繹~我想你卿卿我~”

    穆凌繹看著顏樂的小臉,聽著她的要求,所有的忍耐都沒有再堅持的理由,低頭深深的穩住了她。他發覺自己的顏兒變得更加的,青,澀,根本,不懂得,回應。他耐心的教著她,她卻被嚇得推開了自己,直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顏樂俯身忍不住的咳著,對自己竟然被嗆到到感覺到深深的無奈和羞愧!

    真的是太丟臉了!她的抓著穆凌繹的衣裳,埋在他的懷里不敢抬頭。

    “顏兒乖~沒事~是我的錯。”

    穆凌繹的聲音極為的溫柔,安撫著顏樂,不想讓她變得害羞,不自在。

    顏樂聽著穆凌繹的聲音,小心翼翼的抬頭,因為害羞目光少有的躲閃起來。

    “穆凌繹....我....剛才想到以前的事情了....在荒郊,野嶺,我親了你。”

    穆凌繹的瞳孔驀然的一縮,看著顏樂不敢相信事情那么的順利。

    “顏兒!還有嗎?那個地方是不是很隱秘的林子,當時的我,很落魄?”他回憶著,幫自己的顏兒描繪起來。

    顏樂聽著穆凌繹的描述,重重的點頭。

    “對!穆凌繹,那時你是不是受傷了,你怎么總是受傷呀!”她心疼著穆凌繹在自己的印象里受傷,在現在也受傷,真真可憐!

    她想著,去看穆凌繹的右手,卻發現又出血了!

    穆凌繹想將手收回來,不想她看見駭人的紅色。

    “顏兒乖~沒事,別看了,待會就好了~”他覺得當初那個自己又回來了,想惹不在意自己的顏兒心疼,發覺自己的顏兒一直很在意很在意自己之后,就不敢了,害怕她傷心。

    顏樂聽著他的話,瞬間非常的生氣!

    “怎么會沒事!怎么可能待會就好了!難道你就不能對自己好一些嗎!”她的聲音真的和往常變得不一樣,又真的和拒絕著他一模一樣。

    這樣的相似和巧合讓穆凌繹瞬間害怕了起來。

    “顏兒,我錯了我現在就去包扎,你別生我的氣,別討厭我!”穆凌繹緊張的說著,抱著懷里的顏樂讓她先自己坐好,然后去把屋里的醫藥箱拿出來。

    顏樂看著他準確無誤的找出醫藥箱,看著自己突然就只有一個人坐在船上,瞬間懂得他的傷口為什么會崩開。

    她走到穆凌繹的身邊去,坐在離他最近的位置上,牽住了他的手。

    “對不起...”她都沒發覺,自己總是被他抱著。

    “是我害的。”她的聲音小得穆凌繹就要聽不見了。

    穆凌繹的心又是一滯,為自己的顏兒心軟了而小心翼翼的跳動著。

    “顏兒你別生我的氣,不要討厭我~”他真的覺得,失去了記憶的顏兒,雖然還是一模一樣,但卻懷著很多不定性,讓自己害怕著隨時都有被拋棄的感覺。

    顏樂看著穆凌繹眼里帶著祈求看著自己,小手突然松開了他的手,轉而捧住了他的臉,在他的唇上落下一穩。
  http://www.pmcvcm.live/txt/86786/275907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