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第七百一十三章 慕容深=白易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七百一十三章 慕容深=白易

    顏樂對他故意問出來的問題,沒辦法做出其他答案,點了點頭。她才發現,凌繹口中如果出現別的女子,那就都是自己提及,他從未主動去提別人,更別說女子。

    穆凌繹看著她被自己吃得死死的小模樣,很是滿意的點頭。

    “那便對了,所以顏兒不可以叫我負心漢,也不可以說我想要別人。我穆凌繹要的只是顏樂,只會對她一人失陷所有心思。”

    顏樂的心因為穆凌繹那最終的話,陷入了極致的柔情之中,她看著自己的凌繹,真的感嘆他說情話的本事太過高強了!她緊緊的回抱了他,埋在他的懷里對他承諾——

    “凌繹!顏兒不說了!顏兒愛你!超級愛!”她心疼自己的凌繹總是被調皮頑劣的自己欺負!

    穆凌繹聽到她有著悔意和歉意的話,很是欣慰,強忍著得逞的笑意,只是輕應了聲。

    “恩,真乖~”他沒再說話,因為在忍著笑意。

    從屋外端著糕點進來的侍女聽到了靈惜公主對姑爺的話,作為外人,作為女子,她心里很是清明的覺察到,自家二少爺...竟然十分的狡猾???

    是吧...

    一個男子對一個女子占有,一個女子嬌嗔,但他卻唬得靈惜公主和他道歉,然后心疼他!!!

    天吶!

    她想著,不自覺的打量自家好看得如畫的二少爺,想看看是不是男子的相貌和女子有一樣的作用,都可以用來匡心上人???

    但——

    她才抬眸,就被穆凌繹警告退下。

    她被那充滿寒意的目光惹得放下手中的糕點就跑,不敢多留。

    顏樂聽到托盤落下的聲音回頭,看著侍女跑出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一件事。

    “凌繹~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們逾越的事情了。然后我就奇怪,是不是她們是我們身邊的人,所有沒事?”

    穆凌繹聽著顏樂輕輕的聲音,看著她抬頭,一雙明亮的眼睛又是專注的凝視著自己,低頭溫柔的吻了她的眸睫才開口。

    “顏兒,侍女,亦或是被派到院子里的人,都是我們底下的人,他們侍候我們的飲食起居,什么事情都很難掩過他們的眼,也不用遮掩,因為他們懂得主子的事情不可以傳,那是規矩。”他知道她之前被囚禁,身份被剝奪,所以不懂得大戶人家,甚至是他們官家,其實都有很多仆人服侍的。有的人嬌貴些,還會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顏樂聽著穆凌繹的話,很多不懂的事情又得到了解答,她點了點頭,沒有再去多想,而是打量手里的短劍。

    穆凌繹拿起糕點,哄著她吃一口。

    甜甜的味道傳來,顏樂的眉間多了笑意。

    “好吃!”她抬頭,對著自己的凌繹說著。

    穆凌繹聽著她悅耳的聲音,將只被咬了一口的糕點放進口中。

    “恩,好吃,但...”他細細回味了一下。

    “沒有顏兒甜。”他得出結論。

    顏樂聽著自己凌繹的話,這次也不羞了,抬手學著他這幾次的模樣,輕輕的彈了彈他的眉心。

    “凌繹,不要說動人的話,不然我欺負你了哦~”她反過來用他的話,教訓了回去。

    穆凌繹失笑著,默然的踐行起食不言來。

    顏樂亦是默然,擺弄著手里的短劍。

    兩人在用完膳之后回正大光明的回侯府去。

    穆凌繹還是踏入自己顏兒的屋子時才發現,岳父岳母都在,他尊敬的行了禮,看著在內室里為自己顏兒收拾衣裳的岳母。

    他想說,自己想如此。

    自己想為自己的顏兒做所有的事情。

    和自己可愛女兒說著話的武霖候,發現穆凌繹失神,輕咳著讓他回神。

    “咳咳~凌繹啊。”他以為他在想入宮的事情,想將一件事告訴他。

    穆凌繹的反應很快。

    “在,岳父有何事但說無妨。”他的聲音淡然了很多,帶帶著對武霖和惠淑才有的尊敬。

    顏樂也好奇自己的爹爹要說什么,很是認真的聽著。

    “靈惜這次失憶了,雖然相信了你,還是接受你,但如果她說什么奇怪的話,你都要認同,不可以借著她失憶挑她不是。”他說著,目光淡淡的掠過顏樂一直拿在手里的短劍。

    顏樂意識到自己還沒和爹爹解釋,意識到他可能是覺得自己被凌繹匡了去!還將很久前的東西拿出來匡自己!將手里的短劍放到桌上去。

    “爹爹~凌繹不會的,一直以來凌繹都是縱容著我,哪里會挑我的不是,這短劍不是他要如何我拿出來的,是我想帶著這個,唬唬尹祿他們。”

    武霖候沒想到自己的女兒這一段解釋中會透著那么多事情,震驚的開口。

    “靈惜!你恢復記憶了!”

    “靈惜!你恢復記憶了!”

    他的聲音和自家疊著衣裳的娘子重疊在一起。

    顏樂回頭看著自己已經走到身邊來的母親,起身扶著她坐下。

    “是...”她想坐到別處去,被起身的穆凌繹拉到他的位置上去。

    他知道她與她的娘親親近,所以起身將座位給她娘親坐。

    顏樂沒有多說什么,很自然的接受了穆凌繹對她的體貼,而后沒有松開自己凌繹因為扶自己坐下而牽住自己的手。她將兩人緊牽在一起的手放在桌上,看著自己的娘親,很是坦然。

    “娘親~你看,凌繹一牽我,一親我,我就想起來了,想到我的夫君,是穆凌繹。”她這一次沒有任何的羞意,直接說得清楚。

    惠淑聽著自己女兒的話,眼眶瞬間紅了起來。

    “靈惜~真好,真好,凌繹他果然是你的救星,每一次都會因為他逢兇化吉。”她的聲音有些輕顫,帶著對上天仁慈的感激,對穆凌繹一直化解自己女兒危機的感激。

    武霖候亦是如此的覺得,他簡直不敢相信她的失憶被穆凌繹那么輕易的就化解掉。

    他幾乎是抹了把老淚,看著穆凌繹感激起來。

    “女婿啊!小靈惜能遇見你真幸運。”他真真覺得從一開始,穆凌繹就算他們家的恩人,先是跑到連城去將自己的女兒追回來,還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時候,將她保護得密不透風,挽救得及時。

    穆凌繹幾乎是第一次真正愿意上的聽到兩位長輩對自己的認同,心下也是懷著滿足和驕傲,他點了點頭,將一直用笑意來安撫自己父母的顏樂摟進了懷里。

    “岳父岳母,是凌繹的幸運,顏兒是凌繹的救星,所有的一切都因為她變好。”他的聲音第一次對著別人充滿笑意和柔情。

    顏樂在穆凌繹的懷里蹭了蹭,好笑自己的凌繹總是將功勞推在自己的身上,她看著三人在話落之后開始陷入沉默,主動坐直開口。

    “爹爹,娘親~我恢復記憶的事情你們不要說出去哦~看情況能把計劃進行到哪,由我自己來說。”她說著,因為心里一些事情,思緒和聲音都有些飄落了。

    穆凌繹極為敏銳的察覺到這一點,抬眸看了看武霖候,最終開口。

    “顏兒心里想的事情,哪怕只是打算,還沒決定的計劃都說出來如何,岳父曾經是云衡歷經最多戰事的將軍,能給你的指導很多。”他聲音輕輕的和自己的顏兒說著。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顏兒在軍事上有著很好的悟性,這些東西是她天生帶的,是她的父親給予她的傳承。

    所以讓自己的顏兒,曾經確實是得不到任何教導上幫助的顏兒,得到她父親的教導,是對她很好的幫助。

    武霖候聽著穆凌繹的話,明白他極為細心的為自己的女兒打算了很多事情。他看著自己說話總是條理清晰,亦是聰明的女兒,想到小時候她不凡的一點一滴,抬手去摸了摸她的小臉。

    “小靈惜說一說看法好不好?爹爹很久很久沒有詢問小靈惜對事情有什么樣的看法了。”他在她小時候很常聽著很聰明的她談天說地,雖然她的理解確實是帶著孩子的幼稚,但每每細想,都是對的。

    顏樂聽著自己爹爹的話,思緒莫名有些遲緩。

    她點了點頭,抓不住腦海里那閃過的畫面,所以干脆忽視掉,然后和自己的爹爹說出一直以來都沒有空閑和他說的那些正事,仇事。

    “爹爹,現在慕容深到云衡來,想必計劃已經推進。盡管謝家作為棄子被滅,他們的細作脈絡損傷了很多,但這件事一定是為了推動什么。我是想不懂,尹祿是不是將謀士的任務給了白易,乃至從梁依窕那件事開始,操控計劃的都是白易。白易作為白轆國之皇子,其實在同為皇子的慕容深心里,應該是有著競爭性的才對。”她的聲音比起在說任何是的時候,多了抹盡量客觀的淡然。她想用最為冷靜的狀態去揣摩這些事情,將他們乃至白易的心思理解到最為透徹的層面上。

    惠淑看著自己女兒仿佛變了個模樣一般的說著這些男子才有心思去管轄,去琢磨的事情,在心里贊嘆她的不凡時,想到自己的大兒子。這兩個孩子模樣相似之余,心思也相似。那...南喬那件事,如果換做是靈惜,她會如何想?惠淑想到這,極為強烈的想問自己的女兒,會如何處置那件事!
  http://www.pmcvcm.live/txt/86786/275908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