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一把砍刀平大唐 >第1239章 蠻荒部落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239章 蠻荒部落

    唐昭宗知道,在這個巨石城里,只有那個李青巖,和何皇后,以及那個查娜扎等極少數人對自己真正忠誠,其余的人,他們只想算計自己。

    可是,在這個糟糕的環境下,那個唐昭宗還是要努力的生存下去,而且這個唐昭宗還要將自己的生活環境努力的變得好一些,這個唐昭宗他派那個歐蘇拉和那個司馬信,以及楊蒙蒙談判,最后那個唐昭宗答應補發他們的軍餉,然后那個司馬信給那個唐昭宗服了軟,表示了效忠,其實那個唐昭宗知道,他們不過是在做做樣子而已,那個司馬信和那個楊蒙蒙的心里,早就沒有沒有對大唐皇室盡忠的觀念了。

    唐昭宗現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些神秘的古文明部落,可是那些個古馬文明部落他們也好像是不太靠譜的樣子,但是那個唐昭宗只能夠硬著頭皮相信他們。

    其實,那個歐蘇拉上次到那個司馬信那里,能夠勸說那個楊蒙蒙和司馬信放棄和那個唐昭宗繼續作對,相信唐昭宗以后能夠補償他們,無非是因為那個白銀大陸的白銀又出產了不少。

    那個白銀大陸的十大家族,他們給那個唐昭宗獻上了許多。那個楊蒙蒙和司馬信想分一杯羹而已,那個白銀大陸的巨石神廟祭司,和那個十大家族,他們那些人不僅僅在那個十大家族的城堡和領地有影響,甚至對那個黑鐵大陸,和青銅大陸的一些地方也有影響。

    夕陽余暉已盡,微月未升,浮云掩盡星輝,大地顯得一片昏黑。胡多多策馬馳騁,倒是給這舜耕山附近的寧靜田野敲破一派寂寞。

    田野間,疏林處處,搖著村莊的燈火,胡多多的坐騎蹄聲,也引起不少村人,掩扉驚視,指指點點。

    胡多多忽然自己也不禁在馬背上笑了起來,既然已經到了舜耕山附近,也正是到了遂寧公主,隱居的附近,如此蹄聲震地,往來馳騁,豈非有意暴露自己身份?

    胡多多如此“一葉渡江”越過了攔路的河流,不曾稍歇,便向前面疾奔而去。

    河岸相去山丘,也不過數十丈之遠,胡多多可消片刻,便已經停身在一片翠竹林處,凝神望著竹林里那一座小得可憐的茅庵。

    但是,胡多多此刻又有了猶豫不決之情,進去進入尼庵究竟用何種態度和韋婉兒講話?如若她對遂寧公主的下落,推辭不知,將又如何?

    正螋她意念完,主意未定之際,忽然,隔著竹林,前面燈光一亮呀的一聲,庵門悠然而開那位灰衣韋婉兒,正站在庵門之內,面對竹林屹立而立。

    胡多多心里一驚,不禁暗自忖道:“難道這韋婉兒已經發覺了我的行跡么?”

    胡多多隔著竹林,人是站在暗處,她估計站在燈光之下的灰衣老,是看不見她的。她鎮靜下心情,運足自力,打量著對面相隔數丈的燈下韋婉兒。

    垂眉閉眼,寶相莊嚴,瘦矮的身體穿著一襲灰衣,站在那里的卻有一種令人無形之中肅然起敬的感覺。

    胡多多心里暗暗吃驚,暗下忖道:“看去這位韋婉兒,功力精湛,道行極深,如果說是遂寧公主藏身此間,倒是令人匪夷所思,無法想出其間的道理來,難道她與天都峰也有什么關連么?”

    想到這里,心里驚覺又生:“她如此當門而立,是發現我的來臨,抑或是另有所事?”

    胡多多正在思考看,究竟是挺身而出相見?還是另俟時機,再進庵門?”

    緩緩地說道:“林外女施主!既然有事光臨小庵,何不請進待茶?庵外夜露風涼,殊非韋婉兒待客之道。”

    胡多多此時的驚詫,已不止是這位灰衣韋婉兒發覺到她的所在,而是現驚詫她出口之際,指明她是:“女施主”,這真是駭人心神的事。千面狐貍親傳的易容之術,竟然被這位名不見經傳的韋婉兒,在昏黑夜里,隔著竹林一言道破,這幾乎是說來令人難以相信的事。

    晚輩胡多多深夜驚動大師,荷承不加責斥,反勞示意想迎,使晚輩既愧且感。”

    那灰衣韋婉兒打著問訊還禮,口念“阿彌陀佛”低低地說道:“胡多多人中之鳳,夜至荒庵,蓬篳生輝。請施主移駕庵內,稍作敘述如何?”

    這灰衣韋婉兒雖然說話聲音低沉,卻是字字入耳,清晰有力。而且她這次雖然沒有說明“女”施主的字佯,卻在字里列間,仍然把胡多多當作女客看待。當時胡多多心里一動,絲毫不露聲色,抱拳拱手,朗聲說道:“深夜驚擾,已是抱罪良深,何敢再去瀆犯凈地,憂亂大師靜修?晚輩只有一事,請教于大師之前,如能獲得大師一言相告,晚輩即刻拜辭,所有冒瀆之罪,容待他日,踵前當面謝罪。”

    灰衣韋婉兒微微地一頓,緩緩地抬起頭來,看了胡多多一眼,又喧了聲佛號,低聲說道:“胡多多所有尊意,韋婉兒恭敬不如從命。”

    胡多多點頭說道:“請問大師,青魚城堡天都峰水蓮村一位遂寧公主姑娘,是否住在大師庵內?”

    韋婉兒眼神一亮,接著說道:“三天之前,確曾住在小庵。”

    胡多多聞言精神一振,但是,立即又有一絲失望的“啊”了一聲,接著問道:“聽大師言下之意,遂寧公主如今已經遠離此地?”

    韋婉兒點點頭說道:“三天前,她離開荒庵,另到”

    胡多多沒有等到韋婉兒說完,不由地脫口叫道:“大師此話當真?”

    韋婉兒低喧了一聲佛號,低低地說道:“一念歸我業真,靈臺清凈無塵,懺悔前因,種善后果。往事盡化灰塵,權當鏡花水月。胡多多!你如此深夜,尋找遂寧公主,是有極深嫌隙,還是另有他圖,韋婉兒不當此問,卻又無法不作此問。施主如不能作答,韋婉兒先當謝罪。”

    胡多多搖搖頭說道:“晚輩與遂寧公主之間”

    這句話說到此處,胡多多頓住了,她與遂寧公主之間,談小上有任何嫌隙的,至于唐昭宗的血海深仇,乃兄行為,與乃妹何干?但是,如果說遂寧公主與胡多多確實沒有嫌隙,在胡多多的心中卻對于遂寧公主,始終耿耿在心,難釋于懷。

    這一點微妙的情感,是無法為外人道的。

    胡多多如此一怔之際,韋婉兒微微睜開雙眼,對胡多多說道:“胡多多易容之術,當今無二,必是出身名家,一身功力自是更屬不凡,定能寬闊胸襟,稍遠一步。對于一位業已回頭紅塵的人,尚請胡多多多存佛心,多種善果。”

    胡多多心里一動,而且臉上也隨之微微一紅,立即搖搖頭說道:“晚輩與遂寧公主之間,原無嫌隙。”

    韋婉兒此時睜開眼睛,望著胡多多,露出微笑說道:“胡多多!韋婉兒斗膽陳言,施主之意會悟錯了!”

    胡多多朗聲說道:“晚輩會悟錯了,大師何以正我?”

    言猶未了,突然竹林之外,遠遠有人應聲叫道:“叢姊姊!休要如此頂撞大師。”

    語音一落,身畔一陣微風閃動,一條人影悠然飄落,和胡多多并肩而立,對韋婉兒拱手躬身。

    胡多多一時驚喜意外,立即叫道:“靈弟弟!你何來到此地?”

    你說話就是如此口沒遮攔。”

    湯章威如此突然出現,對于胡多多而言,倒是極大的意外。但是對面的韋婉兒,卻是平靜依然,毫無驚異之狀。

    湯章威用手輕輕拉住叢姊姊的柔荑,不讓她再說下去,自己卻轉過身來,向韋婉兒深深一躬,說道:“晚輩湯章威,來得魯莽,尚請大師大量海涵。”

    湯章威立即肅然垂手,應聲說道:“晚輩正是。”

    ”

    韋婉兒說到“一對璧人,天作之合”,胡多多不由滿臉飛紅,羞意無限。可是,一聽下面那幾句話,又不由地為之霍然心驚,回頭一看湯章威,只見湯章威也正是神色黯然,淚光隱隱,微有顫抖之意,低沉地說道:“請問大師,莫非這遂寧公主已經跳出紅塵,在這舜耕山下,長伴青燈古佛,了此一生么?”

    韋婉兒頓時一雙有,停在湯章威身上,突然光芒四射,凌厲驚人,語氣一變而為沉重,嚴厲地說道:“湯章威施主!韋婉兒尊你為當今第一奇人門下,所行所為,均是正大光明,所以在這茅庵之前,才待之以客禮,你若如此虛情假意,韋婉兒荒庵之前,不容如此無情之人立足。湯章威施主,請你和這位姑娘,立即離開此地。”

    韋婉兒突然如此一變嚴厲無情,倒是大出湯章威和胡多多的意外。

    胡多多本是對于這位韋婉兒,再三顧左右而言他,不說出遂寧公主的下落,心中已經老大不快。但是,胡多多敬老成性,才沒有輕易變臉相對。如今一聽韋婉兒如此無端斥責,一腔怒火已經按捺不住,正待挺身上前,厲聲相對,這時候湯章威卻是手下一使勁,將胡多多拉住,他自己卻拱手向韋婉兒說道:

    “大師斥責,晚輩自應領受。但是,晚輩在自省之余,毫無所謂虛情假意之處,大師何以正我?”

    韋婉兒忽然嘆了一口氣說道:“湯章威!老實說,這是現在,要在數十年前,只怕容不得你如此問話,早讓你橫尸眼前,喋血林邊。如今韋婉兒讓你走,已經是天大意外,你還問它作甚?”

    湯章威這幾句話,說得義正詞嚴,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之概!

    ”

    說到這里,韋婉兒頓了一下,忽然聲音變得極為凝重地說道:“湯章威!

    你在赴遂寧公主千招之約,前往青魚城堡水蓮村之時,知否遂寧公主姑娘對你的一份真情?”

    ”

    韋婉兒點點頭接著問道:“然則,你對遂寧公主可曾有”

    湯章威不等韋婉兒說完,便朗聲疾呼,正色說道:“晚輩前往青魚城堡赴千招之約,一則不愿失信于遂寧公主,遂寧公主約略說出對乃兄行為存有隱憂,晚輩才頓起同情之心,至于”

    韋婉兒哼了一聲,接著說:“方才韋婉兒說到遂寧公主姑娘看破紅塵,跳出是非,你為何如此激動?你有何解釋?”

    湯章威聞言長嘆,對韋婉兒搖了搖頭,沉聲說道:“大師此言差矣!但是,對于遂寧公主能處于污泥不染的品德情操,至為欽服,對于遂寧公主能深明大義,且能遠抱隱憂,更是存敬于心。”

    湯章威一口氣說到此地,稍微頓了一下,平靜了一下微有激動的心情,才接著說道:“遂寧公主約晚輩前往青魚城堡

    韋婉兒忽然插言說道:“當時你對于遂寧公主的用心,恐未必有今日知之如此之深。”

    湯章威點點頭,說逍:“但是如今思之,遂寧公主如今遁隱世外,永伴青燈古佛,以錦繡年華,永此悠悠孤寂歲月,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凄慘人寰的事”

    湯章威一口氣說到此地,忽然心里一震,望著了韋婉兒,忐忑不安,尷尬不已,呀嚅著說不下去。

    湯章威囁嚅著說道:“晚輩一時失言。”

    韋婉兒搖頭說道:“說下去!毋須介意。”

    韋婉兒緩緩地閉上眼睛,良久才接著低喧一聲佛號,沉重無比地說道:

    “湯章威施主果然是性情中人,胸襟磊落,情真意切,情與愛,分隔井然,光明正大,為韋婉兒所少見,不瞞祁施主說”

    湯章威攔住說道:“大師武林前輩,能宜呼晚輩名號,為晚輩之榮。”

    韋婉兒微微睜開雙眼,略略地頷首,便說道:“韋婉兒一聽湯章威如此面有戚容的說話,心里頓生厭惡,以為你是為要急取韋婉兒同情,再騙穎兒情感,好讓此行稱心如意,才如此故作姿態。”

    湯章威不由地急得滿臉通紅,急忙說道:“大師!”

    韋婉兒睜著眼睛,慢慢地說道:“韋婉兒知道你們此行的目的,難免不作此想。”

    湯章威說道:“請問大師,這前一位有幸到此的人,可否見告是何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把砍刀平大唐》,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http://www.pmcvcm.live/txt/91258/272024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