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重生之名門錦繡 >438:俊少年變麻子臉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438:俊少年變麻子臉

    穆離以非常快的速度沖到了獵戶的跟前,動手隔開了他的刀。然后用巧勁兒折了他的手臂,獵戶的手當時就不能動了。

    獵戶沒想到這男人看起來雖然高大,但并沒有他強壯,身手竟是這么好。一時就真的不敢說話了。

    “我家三郎已經好聲好語的跟你說了半天,你竟然煙火不盡。我明確的告訴你,這兩日我們是注定了,你們若是有什么異動,就別怪我不客氣。”

    穆離的聲音還是像往常一樣冷清,里面甚至帶著濃濃的殺意。即便是獵戶夫妻這樣沒見過大世面的人,也能感覺出來他身份的不尋常。兩人倒是不敢再動了。

    穆離見他們聽話了,就放開了獵戶。他如今也是生氣了,想著這兩個人若是再說一句不討喜的話,他就真的要給他們長長教訓。

    在納蘭錦繡的印象里,穆離一直是一個非常少言寡語的人。沒想到話一多的時候,竟然是殺氣十足的。讓她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不過不得不承認,他這幾句話還是很有效果的。剛才囂張得不行的獵戶夫妻二人,如今都變得十分老實了,想來在未來這幾天,也不敢再出什么幺蛾子。

    “兄長,我們先進屋去吧。”她覺得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

    剛才被穆離嚇傻了的獵戶娘子一聽納蘭錦繡說話,頓時像反應過來似的,兩手叉腰,做出一副十分潑辣的樣子:“我還就不信了,光天化日之下難不成你們還敢殺人不成?”

    納蘭錦繡不知道這個女人又要干嘛,只眼神古怪的看著她。

    “不要以為你年紀小,又吃了老娘的豆腐,老娘就能白白饒過你。你們之前承諾的十兩銀子一文都不能少,而且還要再給我們加十兩。”

    納蘭錦繡身上有十多兩,再加上穆離的,大概有三十多兩。按理說就是給她二十兩也是無事的,但是她特別不喜歡獵戶娘子這種態度。

    而且剛剛明明就是她要強迫于她,現在卻反咬一口把自己裝成受害者,還想借此來訛詐她的錢。難道還沒公道可言了?

    反正穆離剛才已經給他們亮了身手了,她還就真的不信,這獵戶娘子不害怕。她大概只是覺得她看起來好欺負,所以就知道跟她神氣。

    “之前答應過你的十兩,可以一文不差的給你,但是再多要就沒有了。你要清楚今天不是我要非禮你,而是你要非禮我。我可是一個本本分分的人,連妻子都不曾娶,我不問你要錢就已經是夠仁慈的了。”

    獵戶娘子可沒想到納蘭錦繡會這么說。在她的認知里,素來就只有男子非禮女子的,哪有反過來的呢?竟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么。

    她努力了好幾次,準備要撒潑的時候,卻被穆離的動作嚇了一跳。只見他解開身后被黑布纏著的東西,那里面赫然是一把劍。

    而且他很利落的把劍拔了出來,并且用手指緩緩的摸索過去,看樣子是十分愛惜他的寶劍,但隱隱中又有脅迫之意。

    獵戶娘子有點擔心,自己若是再多說一個字,這劍就會沖著她刺過來。雖然感覺自己是吃了虧,但是還是保命重要,半點不敢再言語了。

    穆離見她終于安生了,就動手打開了房門,示意納蘭錦繡進去。

    納蘭錦繡進屋坐下,笑瞇瞇的看著他:“沒想到你還挺會抖威風的,剛才擦劍的那個動作,太有震懾力了。”

    穆離正在動手把他的長劍重新包裹好,聞言道:“這兩日我會寸步不離的守著你,不給她有可乘之機。”

    納蘭錦繡想到剛才獵戶娘子對她做的事,身上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由得感嘆道:“果然是越往北疆走,民風越彪悍,已婚夫人竟然都敢生撲我這個俏公子?安全起見,我覺得我應該扮得丑一點。”

    穆離知道她這張臉是能惹禍的,但他一直防備的都是男人,卻沒想到,她竟是男女通吃的。可是要怎么扮丑呢?

    “不是有一種東西叫做人皮面具嗎?”

    “那個工藝很復雜,市面上根本沒有賣的。即便是能買到,做工也很粗糙,一看就是假的。”

    “可是我見過有人戴,能夠以假亂真。”

    “黑市能夠買到,但是這里你就不要想了,而且那東西戴在臉上不透氣。”

    不透氣就算了吧!悶久了對皮膚不好。納蘭錦繡見人皮面具沒戲了,就想著這次到集市上要買一些化妝用的東西,到時候她就在自己臉上多點幾個麻子。

    想是這么想的,可真等到了集市那天,她竟然是連買東西都顧不上。原來說是集市,其實只不過是附近的村民們,把自家產出的東西拿來賣。

    獵戶口中的車其實也就只有一輛,還是專門往縣城里邊運菜的。要去縣城的人有不少,所以就在菜車后面放了一架板車,十分擁擠。

    納蘭錦繡和穆離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小塊位置,能夠勉強坐下。若是這時候再抽身出去買東西,那回來估計就沒地可坐了。

    他們兩個容貌都生得出挑,所以車上的人總是喜歡把目光放在他們身上。納蘭錦繡被人看得一陣不自在。而且這車實在是太擠了,她時常都能感覺身邊的人一直在往她身上貼。

    當然這個不像是獵戶娘子那樣,絕對是因為馬車晃動,控制不住的自然反應。環境如此,她也不好說什么。

    穆離看出了她的不適,就用自己盡量替她擋住擁擠的人。納蘭錦繡看著自己眼前平整的領口,總覺得他們每一次在一起的時候,都是能趕上特別狼狽的事兒。當初在福和村的時候是,這一次也是。

    馬車上的人多速度也快,尤其是這么多的人擠在一起,總會有一種難聞的味道。納蘭錦繡覺得頭有點沉,伴隨著一陣反胃,她知道自己大概是暈車了。

    “不舒服嗎?”穆離低頭關切地問。

    “有一點。”

    “要不我讓車停下來,你下車休息一會兒。”

    納蘭錦繡搖頭:“這么多人停車挺不方便的,我忍忍就好。”

    旁邊有人看出來她是暈車了,于是就跟她說,讓她把脖子伸的長一點,吸收一下外面的空氣,就能好很多。

    納蘭錦繡想,她這脖子一共就那么長,還能伸到哪去呢?而且她也已經在努力吸取新鮮空氣。若不是這樣的話,她怕早就撐不住了。

    不過她又發現一件事,那就是身邊的人聽說她要暈車之后都離她遠了一些,已經不再擠她了。想必也是害怕她若是吐了會吐到他們身上。

    身邊的人不擠她了,穆離不用那么辛苦的替她擋人,而她自己這里空間也大了,暈車的情況就有所減輕。

    但坐這樣的馬車到底還是難受的。等到縣城的時候,納蘭錦繡已經覺得自己的腿和腰都酸到不行。她跳下馬車,在原地狠狠的跺了跺腳。

    “腳麻了?”穆離低聲問。

    “嗯。”納蘭錦繡好不容易讓自己的腳找到感覺,然后就在縣城的四處張望著。

    這里說是縣城,但是比金陵城附近的縣城要寥落許多,甚至都趕不上一些繁華的村莊。不過到底是縣城有不少店鋪,基本上生活需要的東西都能在這買到。

    納蘭錦繡先是去找了整個縣城最大的客棧,讓她滿意的是這家客棧非常干凈。然后她又去逛了逛藥材行,在里面買了一些常用的藥,最后才去買化妝用的東西。

    穆離可能是被之前遭遇馬賊,在獵戶之家也不太平嚇到了,長短都要跟她住一間房子,就說自己可以守在門外。

    這家客棧除了睡覺用的床榻外,屏風外面還有一張竹榻,主要是供人臨時休息的。納蘭錦繡就讓穆離在那張竹榻上睡。

    其實,她本來是覺得兩人住在一間屋子不合適。但是一想到這地方確實是不太平,兩個人出門在外,也就不用講究那么多了。

    而且他們之前在獵戶家,連一張床都睡過,又何必為此斤斤計較。雖然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太好。但是她信得過他的為人。

    穆離本來以為她買那些化妝用的東西就是愛美,等到第二天看到她扮相的時候,屬實大吃了一驚。

    昨日兩人已經買了新衣裳,穿起來十分合身。納蘭錦繡儼然就是個俊俏的小公子,誰知他在自己臉上點了那么多顆麻子。頓時就給人一種非常丑陋的感覺。不過這樣確實是安全了,應該沒有人能再看上她。

    納蘭錦繡扮成滿臉麻子之后,她自己是消停了,但是穆離就又多了不少桃花。雖說都是些爛桃花,也不會妨礙他們什么,但是穆離看起來還是十分煩躁。

    納蘭錦繡內心卻是挺高興的。她一直覺得穆離性子太過悶了,而且整個人冷冰冰的,肯定沒有女孩子喜歡。如今看有不少未出閣的姑娘對他青睞有加,心里自然安慰。

    想著等他們在北疆安頓好之后,她就找一個品行家境都好的姑娘,給穆離做妻子。像他這么大年紀,若是再不成家,那以后可就不好找了。
  http://www.pmcvcm.live/txt/98242/271422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mcvcm.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双色球彩票指南买彩网